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S.W.A.T】(街猫)相比最初进门,你收养的宠物如今都有了什么变化?

Jim/Brian  与其说是CP,不如说就是个半AU中关于这俩人……

第一视角注意  极度OOC警告

被一张JR的动图迷了心神,然后想看野猫的真·野猫设定,于是出现了这篇极度OOC我自己都不忍直视的东西……题目是来自知乎一个题目,算是知乎体吧?





我收养的不能算是宠物,因为他是个半兽人。


在讲我和他的事之前,为避免法律纠纷,是的,因为职业原因,我非常清楚半兽人的概念和定义,也了解和支持半兽人平权法案,如果还有什么问题,请联系我的律师。


大概六年前的一个晚上,下着大雨,我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他。我以为是哪个喝高了倒在路边不省人事的醉汉,这事儿在那边的街区习以为常。而且即使下了雨,因为还是夏天,所以晚上的气温也不算难以忍受。所以我没管他,直接回家了。第二天早上我又看见了他,这次我看清楚了他头上的兽耳和屁股上的尾巴,而且他身上全是干了的泥还有破破烂烂的衣服。我过去碰了碰他,想着问问他需不需要帮助,结果我发现他全身冰凉……


在这之前我没接触过半兽人,也不知道这种情况算不算异常危险,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所有生物都靠心脏是否跳动来决定生死,所以我把他翻过来听了心跳。走运的是他很顽强,虽然很微弱,但呼吸和心跳还是有的,于是我把他抱起来赶紧送到了医院。


他比看上去小了很多,大概要比我矮了半个头。他身上那些破烂不堪又不合身的衣服非常具有迷惑性。而且他的兽耳和尾巴上不止一层泥,医院叫来了经验丰富的老医生才靠摸耳骨和尾骨确定了他是猫类的半兽人


说实话我以为他撑不过去。把他身上的衣服脱掉都费了很大功夫,一些棉絮和衣服的破条都从他身上的伤口里黏进血肉,只能拿手术刀把腐肉挖掉,而且还不能打麻药,他太瘦弱了,麻药会见鬼的要了他的命。在医生处理伤口时他疼得四肢乱挥,挣扎得很剧烈,动作极具攻击性,还好他太虚弱,力气不是很大。我只能按住他,让医生做好他的工作。


他的尾巴骨头断了,医生给我说可能要断尾。没有麻药。我养了一条狗,知道他要经历的是什么样的痛苦,操


评论有人问他叫什么名字的,刚开始我喊他Gamble,因为他胳膊上有这个单词的纹身,而且喊这个名字他也会回头看我,不过后来他愿意开口说话后,他告诉我他的名字叫Brian


等他被安顿到病房后他就直接睡着了,呼吸很平稳,我在那儿待了一会儿,付完了医药费和手术费就走了。哦,尾巴保住了,他很幸运,没坏死也没感染。不幸的是我,因为无故翘班并且在上司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叫他滚开,直接导致了一篇检讨,间接导致了我一个月的薪水被扣了。


评论里想看他那时候照片的,我没拍,那时候我还在诅咒上司,没时间去想着拍照。只能说他身上大大小小的都是伤口,而且操他妈的都是人为造成的。头发,猫耳朵和尾巴上的毛都是金棕色的,不过那时候看起来都是打着结的一团黑,而且为了方便上药都给剪掉了。


我再去病房看他的时候他醒了,第一次看他睁开眼睛,是蓝色的。我把之前发生的事都告诉他了,但是他没反应,我问他听不听得懂,他依旧只是看着我。所以我以为他听不懂我说话,然后我只能尽我最大努力地让我看上去很温柔……人很好……然后告诉他我会一直陪着他的。看上去他明白我是好人了,等我摸他的头和耳朵的时候他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还往我手里蹭。而且,呃……他长得确实很可爱,眼睛大大的。


评论里问我的性别的……不,我不是姑娘,Brian也不是


奇怪的是他好像只让我一个人靠近,来给他换药换绷带的医生护士无一例外都被他呲着牙威胁了,几个胆子大靠近他的还被咬了……所以换药和喂食的活都得我来干。那时候的他还只能吃流食,用针筒喂,吞咽都得慢慢来。为此我请了几天假来照顾他,虽然因为职业原因这个假请了跟没请没啥区别,区别是我别想要这几天的薪水。


恰恰好就在这几天出了一次任务,等我们小队完事儿时几乎都凌晨了。我赶过去,然后发现他还醒着,趴在靠门的病床上,看见我进来的时候把头昂起来了。护士说他怎么都不肯睡,一直在强打精神等我。


等到医生说可以在家休养的时候我就带着他办理出院手续了,那些护士都还蛮舍不得的,虽然Brian很凶但他确实长得很可爱,几乎每个人都想摸摸他的头。我倒是被彻彻底底地忽略了,要知道以前在女孩儿堆里吃香的可是我。


我没告诉别的人他是我在路上捡的,我对外只说他是我朋友。大家知道的,半兽人……而且,Brian的脖子上有项圈或者锁链的伤痕。我也在这方面的事业作出努力。


评论里要看Brian照片的……我问了他能不能贴到网上,他说不能,还说要是我贴了他照片就咬死我,所以我也没办法了。呃……唯一的线索是他很喜欢去酒吧,各种酒吧,打桌球,而且很张扬。


他一到我家就跟原住居民发生了冲突……跟我的狗差点没打起来,当然,基本上是单方面殴打。我赶紧把他抱到了卧室里。狗在卧室门外叫,Brian往我的被子里钻,尾巴上的毛全炸起来了。结果我一出卧室去安抚我的狗,Brian又在卧室里大声叫起来,跟猫咪的叫声相差不多,我第一次听见他这么大声。


处理他俩的关系花了我很多时间,到现在为止他俩依旧老打架,不过大体上还能和睦相处,我也就不管了……好吧我承认我是有偏心,因为Brian的头发和猫耳朵手感更好。


这之后他的情况就在慢慢好转,从刚开始路都走不稳慢慢到能跟在我身后到处转。最开始他很粘我,只要我一离开他的视线他就开始喵喵大叫,听上去像婴儿哭,搞得我房子里像发生了凶杀案。现在他整个人都野了,偶尔一两天不回家,我还得慌慌张张地去外面把他找回来,然后好好把他教训一顿。但是一直没变的是从他刚来一直到现在,Brian一直都要被我抱着才能睡觉,他体温比我高一点儿,冬天倒是很舒服,夏天就有点儿难熬了,明明他自己也热的要死,吵着开空调。


评论里有人问他什么时候开口跟我说话的……基本上过了两年之后。后来我逼问他的时候他说本来想隐瞒一辈子的,因为装作听不懂有时候会更方便,也会保命。除了心疼Brian,我还向他再次保证了我会一直陪着他。回归正题……那次出任务我大腿中了弹,是的,我是一名特警,只能透露这么多了。不是很严重,取出子弹的手术时间很常规,但是确实超过了我平时出任务回来的底限时间。麻药还没过去时,我迷迷糊糊地听见病床旁边有人在吵,刻意压低了声音,我没对上号是谁。等我从麻药的药效里醒过来后,我看见Brian坐在我床边一直在看着我。然后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和耳朵。病房里的光很微弱,我第一眼看见的是他的眼睛,瞳仁放的很大。像宝石。世界上是不是有用猫眼睛来命名的宝石?然后他问我感觉还好吗,我说还好。过了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很蠢地跟他说原来你会说话。差不多就这样了。


不过Brian还是不经常说话,习惯不是很容易改的。喵喵大叫依旧是他跟我交流的主要途径……倒是他不知跟谁学了一嘴脏话,虽然我也不是嘴巴干净的主,但在他和狗面前我都有克制……


总之我跟他现在过得倒是挺好的,Brian这几年吃得长了不少肉,身高也窜了窜,不但学会了做饭,还学会跑出去玩了。不过我每次下班回到家的时候,总能看见他椅子背朝前地坐在那个能看见门口的椅子上上,昂起头等我一起吃饭


评论(6)
热度(44)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