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翻译】Teething/锐齿 03 (ABO!Alpha mob/Omega Rigen )

章节 【01】 【02】

分级:NC17

作者:cottoncloud

译者:老姜  苏我 阿炎

(强烈要求下)Alpha:老汉

原文及授权:戳我

警告:Alpha!Mob/ Omega!Reigen;Omega!Ritsu;对抗;甜;年龄跳跃

Note:ao3上kudo数榜首的一篇茂灵,非常可口!原著向日常,就是谈恋爱;后期会有刀子,但总体来说是he的;所以请放心食用


CH.3 布丁


当他们抵达医院的时候,MOB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小心翼翼地照顾灵幻。他被允许待在灵幻身边,陪着他进行全部的检查。他看着一位富有礼节的beta医生用瞳孔灯照射着金发男人的眼睛,量了他的体温,又做了很多检查。疲倦感使他没力气去问太多问题,虽然他很想那么做。他的心里空落落的,这让他失神到无法去询问那些他想知道的问题。

 

最后医务人员们把灵幻安置在一个标准病房里,以便确保他的安全,让他感到舒适,然后让他慢慢好起来。那些医生让MOB随意地坐在外面等候,接着告知他医院只允许探望到八点,以及等到灵幻的结合热结束,或者在灵幻得到充分的休息后,他才能再次去见灵幻。通常来说,MOB会把这种情况当作打工中的临时休假,但他现在很担心。

 

“他还好吗?”在医生从房间里出来并落上锁之后,MOB问道。当他从房间里穿过时,他忍不住想如果灵幻在他赶过去的路上坚持不住了该怎么办。医生仅仅微笑了一下,她唇上粉色的唇膏在医院的强光下闪闪发光。

 

“他会好起来的,虽然没有你的话他会变得很暴躁,但就像大多数没有自己的alpha陪伴的omega一样。如果他结合热的情况变得特别糟糕,我们会允许他每隔一会儿就打个电话。但是,对于你的问题的答案,他会好起来的。如果你放心不下的话,你可以打电话过来,了解一下他的情况。”这位医生的话语轻柔无比,让他心里的那块儿石头终于落了地。

 

过了一会儿,他离开了医院,拿出手机给他的父母拨通了电话。

 

律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生气的不得了,在他看到被他们的爸爸开车从医院带回来的MOB时,他的脸皱得像是舔了酸柠檬一样。律试着去掩盖。他祝贺了自己的兄弟,但MOB只感觉糟糕透了。

 

他的爸爸妈妈同样祝贺了他,只是有些乏善可陈。一夜之间他们的男孩成长了,然后他们往医院打了个电话,鉴于MOB还未成年,他与灵幻的见面需要预约。这天晚上的晚饭异常安静,但MOB总算松了一口气。这一天他经历得太多了。

 

晚上他爬上床后MOB才觉得压在他身上的包袱终于松懈了下来,然后在陷入深眠前奇怪着小酒窝一天到晚都在哪闲逛。他听见他妈妈在客厅走来走去而发出的轻微噪音,律也在他的房间里翻找着什么。

 

他在凌晨四点的时候被一个不同寻常的铃声吵醒了,大概三个小时后他才得去上学。他把手机漂浮起来,没有离开暖和的床铺,他解锁了屏幕然后把它放在脸前,整个过程他甚至都没睁开眼睛。

 

“喂?”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昏昏沉沉的,他想知道是不是灵幻又一次地让他去解决那些疯狂的委托。当一个女声响起时MOB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眼睛猛然睁大,胃里像是打了结一样。

 

“您好,是影山茂夫吗?”电话那边的女声清晰而干练,带着医院特有的无菌气息。

 

MOB憋回去一个哈欠,清了清嗓子后回答。

 

“是的。”他的声音听起来不再那么昏昏沉沉,但是他确确实实地清醒了。

 

“很好。你的omega灵幻在我们这里,他几个小时前就醒了。现在已经开始好转了,只是他现在有点儿压力紧张,想要和你谈谈。你希望我把电话给他吗?这会儿他的结合热正在慢慢消退,所以和他交谈不成问题。”

 

MOB感到喉咙仿佛有颗难以下咽的玻璃珠,然后他点头,即使对方根本看不见。

 

“好的,谢谢你。”

 

“客气了,先生。给我一点时间让他接电话。”

 

背景里传来了医院的声音,救护车的哔哔声,还有人们固执无比的谈话声。MOB听见了一扇门打开的声音,一些东西关闭的声音,然后是灵幻的。

 

“MOB,”他说得很轻缓,但他的声音像被碎纸机绞过一样。这声音太过嘶哑,超能力者在听到后皱起了眉。

 

“师傅,你还好吗?”在他能阻止自己之前,这个问题就已经脱口而出。说真的,灵幻现在听起来糟糕透了。他能感觉到在他胸膛之中,他们之间沉甸甸的链接。像是一件湿漉漉的T恤衫被赤裸裸地挂在烈阳之下。

 

“我很好,别担心。你还好吗?”灵幻似乎像是变回了他自己平常的样子,尽管他的声音听起来充斥着痛苦。MOB疑虑着他愉快的情绪能持续多久。他闭上眼睛,滑回了他的毛毯中。

 

“我很好。”他简短地回答,但是托灵幻的福,他刚刚在凌晨四点起来了。

 

“之前的事,如果我让你感觉不舒服了,我很抱歉……我做的事情太糟糕了。”灵幻开始出乎意料的道歉。MOB以为大多数人都会在发生了这种事之后打哈哈蒙混过去。他想起那时候,灵幻的屁股在他手中的触感,然后他耸了耸肩并试图把它忘掉。

 

“没事,那只是我……”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斟酌着合适的词,不过在灵幻像往常做的那样——在他应付不过来的时候接过他的话,补满了那部分,一切都显得无所谓了。

 

“我知道,但是我只是想说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所以不要担心这个。”灵幻轻柔的话语恰到好处地安抚了他,但是当他闭上眼睛时,灵幻蜷着身子,在相谈所沙发上喘息的样子就浮现了出来。特别是当他在想起灵幻现在还是独自一人的时候,有些事让他感到坐立难安。

 

“所以,医生说是需要观察情况,我大概在最近四天都不能出院。最多三天我就没问题了,不过他们为了以防万一,让我再待一天。所以不要趁我不在就一直偷懒,好吧?”灵幻调侃着MOB,像是埋在骨子里的第二种天性。MOB在没有一点儿光的卧室里轻笑出声。

 

“当然,师父。”他沙哑而低沉地回复道。突然,他听到电话那边传出一阵抖动的声音。他将一个奇怪的类似刷牙一样的声音,还有灵幻听不清的声音记下,连同另一个更加女性化的声音。也许是之前的那个护士。

 

“我得挂了。早点睡,好好做作业,记得刷牙,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后再聊。”灵幻的声音听起来紧绷绷的,或者这只是他的错觉。

 

“注意休息。”他也这么说着,同时暗自猜测着灵幻是真的没问题了,还是这仅仅是表面上的。后者似乎更有可能。他再次听到了拖着步子走路的声音,紧接着一个轻快的声音重新在他耳边响起。

 

“好了,就像你听到的一样,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灵幻先生会在四天,或者几天后出院。也许星期四的时候你才会收到下一个电话,在他摆脱了他的结合热后。”MOB看了看在他旁边放着的闹钟,绿色的数字幽幽地亮着,带给他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以及我们只想告诉你,因为灵幻先生长期使用抑制剂,所以这是他的第一次结合热,并且这将是最难撑过去的一次。不仅仅是因为这是他的第一次结合热,也是因为遇到他的alpha而带来的初潮。通常来说,当一个omega遭遇结合热的时候,我们会向他们的alpha索要两三件旧衣服,或者用过的毯子来帮助他们度过这个。”

 

“话是这么说,但这完全是自愿的,并不是强制性的。”这位女士的声音很轻柔,像是她在努力着不向他施压。他猜想以前是不是有那么一些人拒绝了这些要求,让他们的omega一无所有地度过了在医院的日子。

 

“我能在明天把东西拿过去吗?可能会晚一点儿?”他几乎能在她的声音里听到安抚的意味。剩下的通话内容就是她做出一些如何去打包衣服,并且适当的沾染上他的气息的引导,以便让它们更具效果。

 

 

-

 

 

他最终挑了一条他贴身穿过的旧T恤和睡衣,还有一条只在冬天用过的毯子,他将这些都打包进两个塑料袋,把它们擦过自己的腺体,然后努力地打了一个很紧的结,至少让它们能发挥作用。

 

在他做这些事的中途,小酒窝插话进来,看看他在做什么,然后抱怨说它在哪儿都找不到灵幻。MOB没有费心去解释发生了什么,只是因为它是小酒窝,反正到最后不知何故它总能发现。不管小酒窝怎么说,他都不太想去解释。

 

这次是他的妈妈开车带他去了医院。在她的交友圈中喋喋不休地讨论着最新的八卦话题和其它的妈妈专属琐事,像是晚饭做什么好,下周找着什么乐子。她听上去热情满满,但她看上去却显得有些压力过大,她在边上擦的妆容要比平时更浓一些。

 

他不怪她。今天他在学校的时候也要比往常更难办。当他带着馥郁的海盐气息踏进教室时,八卦的言语从他头上飞跃而过,环绕在他的四面八方,然后刺透了他。肉改部和脑电波部的朋友都在祝贺他找到了一生的伴侣,几乎跟他说自己是个alpha时的反应差不多。很多股坚定的力量轻拍着他的背,然而他在这个时候被告知得回家好好休息一天——显然他没有成功地把自己的压力藏匿好。

 

当汽车在停车位停好后,小酒窝几乎要用自己的问题把他给淹没了。他没有回答,因为他妈妈在走出去前用力地揉了揉眼睛,然后和他一起走到前台。他把那个臃肿的塑料袋抱在胸前,收紧了手臂,恍惚间它仿佛至高无上。当他移动手臂里抱着的塑料袋时,他猜他在做一件好事。

 

他之前从来没有见到过坐在前台的那个人,但在他把衣服送到前台之前,他似乎知道了他是谁。他的妈妈代替他进行了一切谈话,告诉了那个男人他们在这儿是因为她儿子的omega之类的事。这让他崇高无比的行为突然不再那么高尚,还有一点儿尴尬,但他没说什么。

 

然而当小酒窝在他的肩膀上听到这些谈话内容时,它无法克制住自己对发生了什么所展现出来的极大热情,它飘来飘去,高声大笑的声音震动着MOB的鼓膜。他猜小酒窝或许会去试试找到灵幻目前在哪间病房。

 

“事实上,目前灵幻先生已经从他的结合热中解脱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在这里的休息室等待三十分钟,然后我会打电话喊你进来,让你们交谈一小会儿。当然,是在我们的监察陪同下。而且,灵幻先生可能会因为止痛药而有些反应迟钝,但是我相信这会让他一整天都心情愉悦。”坐在桌子后面的男人这么告诉他们,他脸上那副厚底的框架眼镜使得他的眼睛看起来巨大无比。

 

MOB的妈妈与他交换了一个‘如果你没问题,那么我也没问题’的眼神。然而坐在桌子后的那个男人突然夸张的笑了起来,像是这件事成了这一周里面他最大的乐趣。

 

“当然。”他的妈妈回答了那位医生,那个男人的笑容似乎扩大了。MOB只感到有些担心。

 

“好了,你这儿坐一会儿,我现在就去通知他的看护人!”男人几乎是砸着桌子后面的电话键数字,电话接通后语速快得像是着了火一样,然后把MOB和他的妈妈留在这里干坐着。大约过了五分钟,她开始变得坐立不安,她从来不是浪费时间的类型。

 

“我打算去附近的超市买些家里需要添置的东西,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待着可以吗?”她站起来,抓起她的钱包,即使她已经做好了决定,但她还是问了下MOB的意见。MOB点了点头,接着她微笑了一下,揉了揉他的头发以作告别,叮嘱他注意安全。

 

等待的时间里,他去整理那些至少在这里待了有七个年头有余、边缘老旧得都卷起了毛边的杂志,枯燥又无趣地度过了整整二十五分钟。他认出了那个喊他的医生,在看到那个闪闪发光的粉色唇膏后,MOB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的眼神捕捉到MOB的时候她笑了起来,MOB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医院里的热门话题。

 

一个小巧的alpha,和一个成年男性omega,听起来就像某种形式主义的情景喜剧。

 

“影山,很高兴见到你。我能保证灵幻先生恢复得像你听到过的一样好。但是在目前,在一种强效的止痛药效下,他可能有点儿,怎么说,”她停顿了一下,眼珠转着,思考着合适的措辞,“迟钝,我想。但是他现在完全无害,所以,这没问题,真的。”他们一起走进电梯,她按下了四楼的按钮。

 

“为什么给他用这么强效的止痛药?”他觉得这样问有点蠢,但是医生特意的让他知道了这件事。她看向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同时电梯到达了第二层,发出叮的一声。

 

“嘛,对灵幻先生来说,因为他长期使用抑制剂,还突然之间遇到了他的alpha,所以这次结合热是十分痛苦的。有时结合热会无规律又毫无缘由的发作严重,或者消退。但是除了这些原因之外,似乎还有什么其他特殊的原因。”她解释着,同时电梯到达了第三层,她听起来更加的耐心,比什么都令人愉悦。

 

MOB消化着得到的信息,当他们到达第四层的时候,他发现,与热闹非凡的大厅相比,这层的人出奇的少。

 

他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个,因为灵幻的医生即使是穿着高跟鞋也走得相当快。MOB几乎要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跟上她的步伐这件事上。穿过一条长廊,接着在转角处拐了个弯。最终她在一间标着4-302的一扇厚厚的橡木门前突然停下,MOB差点撞上她的背。

 

“好了,记住,灵幻现在可能会对你说的话有些茫然,说慢点儿就行。我相信他看到你会很高兴。”在她把手搭在门把上,轻轻推开一条缝时她平静地说。MOB再次点了点头,她也转过身点了下头,给了他一个几乎算是得意的眼神。接着她转动门把,推开门,像之前一样充满活力。

 

MOB看到灵幻的脸的一瞬间就捕捉到了他的眼睛,紧接着他的胃几乎要沉到了底。灵幻看起来苍白无力,像是生气从他身上流失了,他低垂着头,用凹陷下去的双眼看着一个布丁杯,头发向四面八方支棱着。但这只是徒增了MOB的心疼。连同着惨白的灯光,淡蓝色的病号服,和他手臂上缠绕着的绷带。MOB感觉他像是见到了另一个乖僻怪异的、灵幻的双胞胎兄弟。

 

当他抬起头看到他的医生时,金发男人脸上痛苦的表情似乎加深了,棕色的眼眸都失去了光泽。但是下一秒,他把视线转移到了MOB身上时,就好像他的世界一下子改变了。他立即坐直了,甚至在MOB没说出一个字前就振作了起来。笑容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MOB感觉这才是他认识的灵幻。

 

“MOB,”金发男人激动地说,把他的布丁杯塞到了一边,“我都不知道你过来了!”他的话语听起来有些滑稽,因为它们听起来都有些含糊不清,但是这绝对,完完全全的是灵幻。他兴致勃勃地转动着他的手腕,在他说话时,他的每一个正在做的动作都有些慵懒和马虎。

 

他一定被麻醉得很严重,MOB想着,走到灵幻的床边,然后听着他语气激动地喋喋不休。

 

“你应该已经看到了,小酒窝在几分钟前来过,它告诉我说,”灵幻停了下来,向MOB的方向挪得更近,匆匆瞥了一眼正在密切关注他俩互动的医生,把手靠在嘴边,微微弯曲,“它会给我再抢一个额外的布丁杯。”

 

MOB以为他想说悄悄话,但结果对方的声音很大,像是他只想让MOB开心点似的。他在灵幻期待地盯着他看的时候笑了起来,暗自疑惑着小酒窝是不是又在搞事,毕竟它是个恶灵,并且带着极强的精神影响力。

 

这迅速让他变得敏感了起来。灵幻伸出手,有些心不在焉地抓着MOB的一只手,用自己的双手包住他的,然后在他不停地说话的时候轻轻地摇晃着。MOB抬起眼睛看了一秒看起来变得有点儿紧张的医生,但是她的脸上还带着微笑,这让他明白了一切还算正常。

 

事实证明,灵幻真的被止痛药影响得很严重。他总算是停下来试图说服MOB相信他看到一个恶灵在缠着一位护士、一团紫色的球状物正挂在她的肩膀上这件事。MOB告诉他说他会留心提防的,即使他已经知道这栋建筑里唯一的灵就是小酒窝。除此之外,灵幻似乎还专心于告诉MOB在医院的食堂里吃饭是多么冗长又繁琐。他说着,抚弄着MOB的手掌,描摹着他的掌纹,不时还比较着两人手掌的大小。毋庸置疑,灵幻赢了。

 

护士们进进出出着这个房间,门一直保持着打开的状态,几乎不会让他俩单独待上一分钟。每一个人进来时都会看他俩一眼,然后给MOB一个大大的、迟缓的微笑。这让他开始怀疑这些人是不是都被打了止痛药。但是一切都很好,尽管MOB有些不知所措,但灵幻让一切事情都变得不那么尴尬。他留出一些位置,让MOB坐在他的病床的边上,不再像玩玩具一样玩弄MOB的手,最终,他把他们的手指相扣,他的手要比MOB的更温暖。

 

在灵幻语速快得有些含糊不清的时候,响起了一阵轻柔的敲门声。MOB转过身,看见他的妈妈拿着她的手提包推门进来,脸上是一种抱歉的笑容。不需要她说出来,MOB从角落里一直播放着新闻频道的电视中右下角一直在显示跳动的时间就知道,他们得回家了。那个小小的数字显示着七点四十六,提醒着他在这里只待了一个小时。

 

还好灵幻似乎理解了,在他看到MOB的母亲的时候,他的手很快放开了MOB的。他看起来似乎对于她的出现有点儿羞涩,头低得很不自然,根本不像平常那个自信满满的他。MOB把这些归咎于他的药物后遗症以及他那些不正常的荷尔蒙。他以一种跨越悬崖般的勇气去伸手抓住了灵幻的手,就像在模仿他之前做的一样。

 

“三天而已。”当灵幻把他的头捧起来并给他一个微笑时,那种感觉已经不能只用好来形容了,那感觉真是棒透了。一股黑色的、被压抑的念头再一次侵染了他,让他紧紧地握住了灵幻的双手,甚至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脸变得有多红,以及他的母亲是如何跨越过整个房间,毫无疑虑地注视着他们。

 

在灵幻对着他笑的时候,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放轻松吧,这个时候就放松下来吧。他知道也许下一秒他就会笑不出来了,但至少这个时刻他还在笑着。

 

“这对我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灵幻笑着,突然间又自大了起来,他把拇指指向自己胸前。以此示意他能照顾好自己。MOB站起身,他又一次抓紧了他的手臂。在超能力者转身离开之后,他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

 

他努力着,让自己绝不回头。当他刚准备朝大厅里走去时,他几乎能清楚的听到门后抽泣的声音。

 


评论(24)
热度(220)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