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三千万年以后

成为恋人的第一百零八天。

并不是什么特殊的纪念日,或者说他们两个人中没有人会去刻意地关注这种日子。灵幻新隆不会,影山茂夫不去提。

或者说灵幻新隆根本不会在意吧?

师父会在意吗?影山茂夫拨弄着日历,又转头看着窗外的积雪。师父会想什么呢?

揣测别人的想法这种高级的社交技能对影山茂夫来讲未免过于困难了。这点灵幻肯定是知道的,而茂夫也知道灵幻是知道的。于是茂夫相信灵幻对他所说的,就会是灵幻心里想的。

影山茂夫收回视线,日历被他翻到了几个月前,九月的最后几天被温和的红色圈了出来,那天他向灵幻告白,沉默的时刻他觉得似乎有哪种情绪快要满到溢出来了,师父会怎么想呢?师父会说什么啊,师父会怎么……

但他又觉得灵幻早就知道了,原本他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去告白的,小酒窝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怂恿他的,但是现在他就是紧张,就像早就知道一起案件的判决结果,但是在法官敲下锤子的时候还是会紧张一样。

他是把灵幻堵在了墙角的。把灵幻堵在他与墙壁组成的封闭空间里的这个举动,让他短暂地拥有了把灵幻堵在他的世界里的错觉。但是灵幻本身就是他的世界的基础,所以这个想法不成立。

影山茂夫在这个时刻想象力几乎达到了巅峰,乱七八糟地想着,再乱七八糟地推翻自己。少年的身子骨长开了些,身子还是单薄,单薄着抗不下所有重量,肩膀却宽厚了些,宽厚到可以护住他的世界。他还没长到与灵幻一般高,但也不用仰着头了,他还有好几年的个子要长,大家都说他会长的比灵幻还高,说不定比芹泽还要高。比师父高就可以了,影山茂夫怀揣着一点儿说不清的希冀,悄悄地想。他应该一直盯着灵幻的眼睛的,但他紧张的要死,所以他盯着灵幻的西装领口看。

灵幻的双手扶上了他的肩膀。法官拿起了定音锤举在了半空。茂夫死死地盯着灵幻的领口,他耳朵里都是心脏敲击鼓膜的声音。

“好啊。”灵幻说。法庭中一锤定音。灵幻的右手抚上了影山茂夫的脑后,一下一下地顺着他的黑发,像是在抚摸一只野猫的脑袋。

影山茂夫的第一个反应是去看灵幻的眼睛。灵幻脸上带着笑,眼睛里满载着说不明的情绪。他睁大眼睛,撑在灵幻两边的胳膊放到了灵幻肩上,不太确定接下来到底是要抱上去还是吻上去。他感到指尖发麻,他感觉血液上涌,他觉得他的脸肯定红透了,真是太丢脸了,明明告白的人是他。

“要亲下试试吗?”灵幻问他。怪他心脏跳动的声音太大,没听见灵幻话尾那几个有些跑调的音节。茂夫脑袋有些发晕,他直勾勾地看着灵幻,不懂得移开赤裸的眼神。最后他点了点头,说,“要。”

毫无技巧。两个人都。

唇齿的磕碰。舌尖的相抵。

然后灵幻问他,“要去吃拉面吗?”茂夫说:“要。”

路上他偷偷去牵灵幻的手,灵幻调整了个舒服的位置让他牵着。

他透过面的蒸气看灵幻,然后低头吃面,脑子里不停地循环播放刚刚亲吻的画面。

好疼……茂夫舔了舔被灵幻牙齿磕到的地方。

好软。

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吵着要知道结果的小酒窝,后来律也从口无遮拦的小酒窝那里知道了。以及也许是他的表情太明显,小留学姐逼问了一番后茂夫也如实的说了。

他不知道灵幻有没有告诉其他人,因为所有人的相处模式没有变,茂夫有些落空,又说不清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影山茂夫某一天偶然发现,灵幻总是在看他。刚开始茂夫发现灵幻在看他的时候,灵幻会装作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于是他又看着灵幻,直到灵幻又看过来,他转过头,像是个幼稚的抛接球游戏。

师父到底是怎样想的呢?影山茂夫想着,揣摩着。

 
评论
热度(2)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