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蚁鹰)I'm here

给老坛的生日点梗  @老坛( •ิ_• ิ) 

并没存在感的以及全程瞎扯淡的情节,接《美国队长3》

Scott Lang/Clint Barton

“发生了什么?”耳机里响起一个夹杂着电流噪声的声音。

“一个实验事故。”条件反射的快速回答。

“Lang?”

“呃……是的。国王陛下给我提供了一个实验室,我尝试建立了一个AI系统,当然,我的代码和技术都是没问题的,AI试运行已经成功,说实话,只剩下语音系统没有设置了。”

“你刚刚说这是一个实验事故。”

“……是的。但不是出在我这儿的。振金山内部爆炸,或者其他什么引发的震动,导致了一些电子设备的频率同步,然后引发了——”蚁人停顿了一下,“一场实验事故。”

“你根本什么都没说!”鹰眼的尖叫声从耳机里传出来,声音大到Scott慌乱地拔掉了耳机,还把这个小东西抛弃到了桌子上。过了一会儿,出于责任感,或许是愧疚心,Scott重新把耳机捡起来,调小了音量,戴到了耳朵上。

“我会搞清楚的,Barton,现在告诉我你的情况。”Scott产生了一种在安慰小孩子的感觉,紧接着他把声音放地轻柔了些,像真正对待一个小孩子那样,“……好吗?这样我才能帮你。”

一阵沉默。Scott双手撑在桌台上,居然有种鹰眼接下来要嚎啕大哭的预感。“……我看得见你。”Clint冷静下来的声音从耳机里响起,Scott松了口气,随即谴责起自己不要把一位复仇者当成小孩子来对待,即使鹰眼长了一张娃娃脸。

“我看得见整个房间,就好像……”Clint意识到了什么,“这个房间装了多少个摄像头?”

“12个。”Scott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你通过摄像头在看着我?”

Clint点了点头,随即他意识到Lang并不能看见他点头的动作,甚至来说,点头仅仅是他的一个想法。“就好像我长了十二只眼睛一样。”

“哇哦,”Scott睁大眼睛,四处找着隐蔽的摄像头,然后跑到镜头之前,再次地感叹,“哇哦。”

Clint发出咕嘟声,“站远点儿。对我来说,你快贴在我脸上了。”

Scott决定当作没听见,他戳着摄像头,兴奋地像一只刚发现新玩具的大狗,“天啊,对你来说是怎么看见的?像切换窗口一样吗?你可以走动吗?相对来说?你的大脑有超负荷的感觉吗?”

“视野是同时的,长了十二只眼睛跟长了两只眼睛的感觉是一样的。”Clint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听上去有些不耐烦。Scott这才意识到他的距离太超过了。也许他和这位复仇者的关系并没有亲密多少,就算经过八小时的独处时间,一起想出了一个超酷的战斗技能,共同度过了不算太漫长的监狱生活——如果这个真算是拉近关系的体现。不像Tony Stark一样已经被贴上了不是好人的标签,Scott只要从这个标签出发去理解就好了。他对鹰眼的了解,还停留在用弓箭的,沉默寡言的阶段,也许还比不上一个复仇者的粉丝。

“不要发呆了。”鹰眼说,Scott回神,感觉自己似乎能看见对方皱着的眉头,“剩下的一会儿再说,先来帮忙。”

——

这感觉挺怪异的。

不,如果从AI的角度来看,一切正常,或者说这就是他需要一个AI的目的。

Scott抱着蚁人制服的头盔,站在去往训练场的电梯里,看着数字一点一点的下降。托鹰眼只能靠摄像头视物的现状,Scott不得不把制服内置系统的上线提前日程,而Clint,只能被迫充当AI的语音系统。

所以所有怪异的源头都是他手里的蚁人制服头盔。Barton只能从安置在头盔的摄像头中视物,这感觉像是他提了颗人头,还会提示你怎么走的那种,恐怖游戏里经常有的。

等到训练场金属大门咔嗒一声地滑开,Scott看见鹰眼,准确来说,鹰眼的身体——顺便一提,鹰眼的意识现在在他手里——穿着宽松的白T,以一种诡异的扭曲姿势趴在地板上,断了弦的弓在他手边挺尸,箭也跌落了一地。

这看上去,真是,……糟透了。Scott犹豫着走过去,然后把Barton翻了个面。太糟了。Scott皱着鼻子,Barton的脸上甚至还因为脸朝地而糊了一大片鼻血。

Barton没说话,耳机里只有轻微的静电声。一直到Scott擅作主张地把他抱起来走去医疗室的时候Barton都很安静。直到他们远远地看见红女巫,然后队伍里唯一的姑娘急匆匆地向他们这边跑过来时,Barton才发出了声音,听上去还刻意压低了,“不要告诉她。”

Scott拿不太准是哪部分,在Maximoff急切地注视下,他决定把听上去不那么魔幻的那部分抖出来,选择性地遗忘了绯红女巫的存在本身就是魔幻的拼写。

“刚刚的震动毁了训练场,Barton撞到头了。”

“WTF——”撞到头了的Barton在耳机里拔高了声音。

看起来他弄错了要隐瞒的那部分,鹰眼听上去想掐死他,而绯红女巫的周围都开始飘起了红色的具象化能量,整个医疗室的人都吓到了。

鹰眼被迅速地处理完了血迹,并被证明了身体并无损伤后,Barton才叹了一口气,“她会担心的。”

Scott看了眼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呼吸平稳的Barton。

——

“我明白了。”瓦坎达的国王仰了下头,拿起了手机,“我会跟科研组的人联系,分析出原因就通知你。”

Scott点了点头,默不作声地思考他是不是该说一声谢谢国王陛下。但T'Challa很快地按着手机就走了,留下了猎鹰和绯红女巫跟他——该怎么说呢,从表情来判断,Maximoff只是缓不过来,而Sam把目瞪口呆表达地淋漓尽致。队长还在实验室里尝试用来临时代替的新盾,黑豹会负责告诉他这件事,或许不告诉,队长需要思考的事情太多了。

Maximoff是先开口的那个,在气氛变得尴尬之前,“Clint……他还好吗?”

“他好极了。”Scott条件反射地回答,Barton也并没有作出什么反驳,耳机里一如既往地只有细小的电流噪声。耳机——Scott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你要和他说说话吗?”他取下了耳机,递了过去。

Maximoff愣了一下,然后迟缓地接过了耳机,戴上,带着不确定的声音,“……Clint?”

Barton应该是说了什么,因为Maximoff笑了起来。Sam走到他旁边,表情已经从惊讶转为了好奇,“感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Scott扭头看他。

“我怎么知道。”猎鹰交抱起手臂,“这种事又不常见,Barton抱怨过什么吗?”

“没有,”Scott看向Sam,仿佛对方站在讲台上,问了一个范围以外的问题,“除了必要的交流……他沉默寡言。”

“沉默寡言?”Sam瞪着他,脸上露出介于狂笑和严肃之间的表情,这让Scott感觉像拿了零分一样。“你得记住,Barton是最不能用沉默寡言来形容的那个。”Maximoff已经和Barton交谈完了,走过来把耳机递还给了他,她在笑,看上去心情很好,而Sam拍了拍他的肩膀,“Barton只是在害羞。”

Scott抬起眉毛,手里摩挲着耳麦的弧线,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

——

他的错。注意缺失。他本应该是更擅长观察到细微事物的那个。但他没注意到。

不合时宜的沉默,餐桌上,训练场中,休息室里。起初一切都还好,Barton会在所有人一起讨论什么的时候插进两句嘴,然后由Scott代为转达。然后Barton开始沉默,而Scott该死的没注意。

鹰眼的话越来越少,Scott不了解这算不算正常,他把这归类为“Barton只是在害羞”。直到有一次Scott在实验室里为了改进与蚂蚁交流的方式工作到很晚,然后不小心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腰酸背痛地醒来后,外扩音响中Barton的声音:“现在是上午11点46分,14分钟后在7层准备了餐饮,今天的——”

Scott没注意听。等他开始吃东西他才发觉哪里不对劲,之前他在实验室工作到很晚的时候,Barton会威胁他去睡觉,用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手段。而现在,Barton似乎越来越接近AI。

通俗来说,失去感情。

一阵电击般的刺痛,从大脑一路灼烧到心脏,Scott不小心打翻了水杯,在众人看向他的时候强作镇定,示意没事。

不,不可能,他读了黑豹派人拿给他的报告,Barton只是被困在了里面,说法糟糕一点的话,被关在一座思维笼牢。

他思绪混乱地在鹰眼的病房呆了一个下午,坐在专门给拜访者设置的椅子上。有人在置物台上放了一个花瓶,里面插着一支还没枯萎的花。白色的,花瓣很多,Scott不了解那是什么品种。

Scott决定跟Barton谈谈,他需要一点儿话题。

——

“Barton,”Scott局促不安地站在实验室的桌子前,座椅被他挪到了一边,他清了清嗓子,“我可以叫你Clint吗?”

可能只过了几秒,但Scott觉得过了几小时,糟糕的开头,Scott想,他应该读一读《如何与人聊天》再来。耳机里传来了声音,“Scott。”Clint说。

这应该是同意了,Scott眨了眨眼,下意识地回了一句:“Clint。”

然后Scott就想不出该如何开头了,Clint似乎在等着他开口,他该怎么说?难道要问“你最近都不怎么跟我说话了”这样的?听起来像女友质问打游戏入迷的男友。想点儿清新脱俗的,Scott皱着脸想。

“你感觉怎么样?”Scott最终问,然后在脑子里把猎鹰打了一顿。

“Ah?”Clint听上去像意料之外,“看你的表情我还以为你会跟我说我得在这儿呆一辈子了。”

“不会。”Scott立马回答,“我保证。事实上,再过4天就不会了,原因已经分析出来了,简单来说再模拟一次当时的共振频率就没问题了,我去找报告上传给你看,你等等——”

“唔。”Clint听起来像被逗乐了,“不用。”

Scott停下翻找文件的动作,在想出下一个话题前,他听见Clint说:“我一直在想J.A.R.V.I.S会不会就是这样的。”

“Jarvis?”

“Tony的AI管家,全名是Just A Rather Very Intelligent System,”Clint说,“Tony Stark式的名字。上次奥创事件里,他被Tony上传到了幻视的,”Clint思考着措辞,“我不太清楚,幻视的身体里?但幻视不是J.A.R.V.I.S,他们是不同的。”

“我再也没见过J.A.R.V.I.S,听起来可能很奇怪,”Clint的声音很平稳,夹杂着一贯的细小电流噪声,“我感觉像失去了一位老友。”Clint停顿了一下,“那场战争里我失去的太多了。这场战争也是。”

Scott静静地听着。他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见到鹰眼的时候,对方穿着贴合身材的制服,坐在驾驶座,手搭在方向盘上,食指有节奏地敲着,从降下来的车窗里看见了他,向他点了点头。从他们目光相对的第一秒起,Scott切实地感受到了战争的硝烟汹涌而来。

“我只是出了个任务,回来后他们告诉我:‘嘿,我们为了一个国际法意见不合了,你同意哪边?’然后我决定退休。然而我只退休了五分钟,事情就变成一堆狗屎了。”

“这种感觉就像我只是意外的离开了一小会儿,一场突然的地震就把我的家毁了。”Clint说,Scott看不到他的表情,他猜想Clint应该很失落。

“嘿。”于是他说,“我在这儿呢,Clint。”

Clint发出了一个表示疑问的音节,表示他没明白为什么Scott这么说。

“我的意思是,”Scott坐在椅子上,面对着一个安静的摄像头,快速地眨了眨眼,摸了一下鼻子,“你不是孤独的。”Scott双手交叠握着,来缓解自己的紧张,“以前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也是一名复仇者了。和你一样。也就是——总之,我会陪着你的,差不多这么个意思——”

Clint的笑声打断了他,这让Scott捂住了脸。天啊,他都说了什么?!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把这次对话的存档删除,然后先把《如何与人聊天》熟读之后再来,如果真的有这本书的话。

“谢了,Scott。”Clint的声音还带着笑意,接着Clint调笑起来,“向您的承诺表达隆重的谢意和接受,以及,这听起来真是太基了。”

“随你怎么说了。”然后Scott也跟着笑起来。

——

这大概是Scott第一次认真地观察Clint。

他的睫毛很长,是浅色的,胡子被专门照顾他的护士修理地很干净,头发即使没了发胶也在向四面八方支棱着。花瓶里的花换了一支,不同的品种。白色的窗纱被拉开了,建筑设置了病房的这一面特地种了不太高大的树种,阳光和绿色都满溢出来。

他没去现场参与第一时间的结果,只是坐在专门给拜访者设置的椅子上等待。

然后他看见Clint缓慢地睁开眼,阳光可能有些刺眼,Clint眯了一下眼,光线把他的眼珠映成了浅色的玻璃球。

“嘿。”Scott轻声说,接着Clint扭头看向他,“我在这儿。”

END

评论(7)
热度(68)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