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复仇者集结】(蚁鹰)如我所见

Scott Lang/Clint Barton

AA动画背景 为蚁鹰添砖加瓦!



Clint感到坐立不安。


说实话,自从他第三次偷吃掉Hulk的那份曲奇饼并且毫发无损地逃掉了来自伽马炸弹的追杀后(代替他的是复仇者大厦的第六、七层),这种感觉对于Clint来说就不那么常有了。……当然,除非某些时候他很明确地把一直都怒火中烧的黑寡妇惹到更加怒火中烧。不过好在他比其他人多了解Natasha一点点,这种时候只要勇敢地出现在黑寡妇的训练室,自愿地挨上一顿揍,那么这件事儿就可以算是过去了。


但是Clint不了解怎么让蚁人息怒。现在他坐在Scott房间里唯一一把转椅上,感到坐立不安。而Scott背对着他,甚至都没把那身审美确实不错的蚁人战衣脱掉,站在实验台前把他的箭筒拆成一部分一部分的尸体,看上去正在逐个研究他的箭头。


哦拜托——谁都好,快把他从尴尬的深渊里解救出来吧——那个老是像喝醉了一样的AI呢?!Thor和Hulk呢?!他俩就是在别人最需要他们吵闹的时候相亲相爱哥俩好。最后Clint只好假装咳嗽了一下,在Scott转过头来看着他的时候挤出一个像面部肌肉瘫痪的笑,“嘿,我去——拿点儿饼干之类的,给你也带一份?”


“不用了。”Scott朝他房间的一个小立柜走过去,在Clint还没来得及逃出去之前把一袋子曲奇饼扔到Clint怀里,“我房间里有很多。”


老天,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Clint看了眼怀里扎着蝴蝶结的曲奇饼包装袋,又看了眼回到实验台前继续捣鼓他的箭头的Scott,内心崩溃抓狂。谁都好,给他脑袋上来一下让他昏迷过去吧,他愿意让出休息室冰箱里牛奶和腌黄瓜的拥有权。


他们两个之中有怒火的那个通常是Clint。不管是很久之前在马戏团,还是Scott刚加入复仇者那会儿,以及他俩之间的误会终于消除了之后,如果两个人中谁生气了的话,毫无疑问是Clint被惹恼了。而蚁人,Scott,对谁都是一副脾气好到可以的态度,并且只以捉弄Clint为乐,在Clint被惹恼后绕着他打转,供奉曲奇饼和牛奶让Clint原谅他,然后继续在下次捉弄Clint,乐此不疲。


而就在四十分钟前,Scott对着他大吼了一通,并在Clint回击前快速地道了歉,抓着Clint的胳膊不容分说地把他带回自己的房间,卸了他的箭筒和折叠弓后,……给他包扎伤口。


然后就是现在的状况了。Clint的手指一下一下地点着手臂上的医用纱布,在蚁人第二次被网箭突然爆开给吓得爆出粗口时,抱着曲奇饼的鹰眼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


“伙计,如果你想玩箭的话,你需要一些指南,”Clint成功地吸引了Scott的目光,接着他走过去侧靠在实验台的桌沿,用拇指点了点自己的胸口,“来自专业人士。比如说你手里那个网箭,避开它的顶端。”


但Scott没动静,他就仅仅是拿着那个箭头,然后盯着Clint的眼睛看,像是准备把目光具象成激光,在鹰眼的小鸟脑袋上烧出个洞。Clint的背上开始出冷汗,像是小虫子在爬一样。……该死的,该不会真的是Scott圈养的那些蚂蚁们在他背上爬吧?!


“你的箭头是谁造的?”感谢上帝,Scott终于在Clint被尴尬淹死之前收起那副“我打算用眼神杀死你”的脸,回话了。


“神盾局,不过Tony把大多数都改造过了。”


“下次来找我。”


“啊?”


“我是说,你的箭头该更新了,”Scott把网箭小心翼翼地放在实验台上,让Joey扫描它,然后懊恼地抱住了没有头盔庇护的脑袋,怨念地盯着Clint,“我可以帮你,而且我还没有钢铁侠那么忙。”


“没错,我们的铁皮人只忙着升级他的罐头。还有猎鹰的鸟翅膀。”Clint顺着他的话头开始抱怨,在下一秒反应过来,呆呆地对上Scott的视线,“啊?噢——噢!伙计!爱死你了!”


“哈、哈。”Scott干笑了两声,“如果你也想要个鸟翅膀,我也能帮你造出来。”


“那玩意儿还是算了,”Clint还忙着把需要升级的箭头挑选出来,“在复仇者混是得有角色特征的。像我,百发百中。”


“然后从高处摔下来?”


“嘿,这就是你一个小时不跟我说话的原因?”Clint捶了一下Scott的胳膊,“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再说Natasha总是能接住我的。”


“啊哈。”Scott意义不明地哼了一声,准确来说,充满嘲讽,“我真不知道我该欣慰还是该吃醋。”


“吃醋?”Clint停下动作,以一种惊讶的表情看向抱着双臂的Scott,随后慢慢转变为怜悯,“哦……抱歉,伙计,我真的不知道——”


Scott扬起了眉毛。


“我真的不知道你喜欢Natasha。虽然要我说黑寡妇不是一个好选择,不过我很高兴你开始了新的生活,我是指,感情生活。”Clint直起身,任重道远地拍了拍蚁人的肩膀,表情严肃,“Natasha不是很支持办公室恋情,但是别担心兄弟,我会帮你说说好话的。”


Scott用力挥开了Clint的手臂,发出崩溃的大喊:“猎鹰说得没错!你就是个情感白痴!Clint Barton!你真的感觉不到吗?!”


Clint退后一步,对着Scott眼里的怒火迟疑地点了点头,“Yeah……但是我现在知道了,Scott,给我说说猎鹰那部分,这臭小子在你跟前说我坏话?”


“对,没错。”Scott扶住额头,“因为我们打赌我不用说出来就能让你知道我喜欢你,现在,我输了,猎鹰说的没错,你就是个白痴。”


“嘿!你不能——”接着鹰眼意识到了这句话里更关键的东西,整个人像被按了暂停键。几秒后Clint开口,看上去蛮尴尬地摸了摸鼻梁,“虽然不是个好时机,但是我也蛮喜欢你的,自从那件事之后,你知道的,伙计,呃……”


“噢。”Scott以一种看好戏的姿势靠在实验台的桌沿,看着Clint陷入自以为的尴尬。说真的,捉弄这家伙太好玩了,“所以你也想跟我接吻,上床?”


鹰眼被按下了加速键。


好在蚁人反应很快,“Joey,锁门!”


房间的所有门都被快速地关闭上锁,一时间整个屋子里只有电子设备细小的嗡鸣声,直到Scott动身走向Clint,“这就是你解决这类问题的方式?逃走,躲在你的鸟巢里,等到对方忘掉了才出现?”


“我没有……”Clint下意识地盯着门缝,条件反射地回答道,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下的情况。接着他被Scott抓住肩膀翻过来,对方的两只手撑在他的头两侧,整个人被圈在由Scott组成的屏障里。目光所及之处都是Scott琥珀色的眼眸,声音被抽离,空气凝滞,只有Scott身上混合沐浴乳的味道。


而Clint愣神了。奇怪,他身上不应该是那种难闻至极的信息素味儿吗?只对蚂蚁有诱惑力的那种。


“现在你知道了。”Scott目不转睛地盯着Clint引以为傲的眼睛,顺手摘了他的墨镜,又拉近了他俩的距离,“回复我,接受或者拒绝。如果你拒绝的话,”Scott停顿了一下,语气带了点难以察觉的失落,“我保证我以后不会靠你这么近了。我会……保持距离。”


但Clint是能洞察一切的鹰眼,所以他察觉到了。


所以,一切都有了答案。一点一滴的小事,细节,全部被钉上了红线,串成了一张网,将真相捞出水面。那些无关紧要的小打小闹,玩笑一般的比拼,恰到好处的关心,超过距离的气息,瞬间被赋予了别的意味。


Clint并不是没有注意到,Scott对他的态度跟对其他复仇者成员是不同的。他只是……他只是没有往超出友谊的方向想过罢了。好吧,至少现在Clint知道了为什么Natasha会问他对Scott感觉如何,并且在他回答后,一脸“你这蠢货”的表情了,虽然黑寡妇平常就是这表情。


但这对眼下的情况没有丝毫帮助。少了墨镜的庇护后光线对Clint来说有些刺眼,那些没有温度的电子光把Scott的红发发梢染得有些发白。Clint张开口,第一次不知道该说什么。逃跑?Scott绝对会拿着他的那把小手枪朝着Clint的全身来个皮姆粒子盛宴,然后把他关到一个小玻璃管里。这家伙绝对会这么干的。


“好吧。”最后是Scott败下阵来,叹了口气。他有预感这会是一场艰难的持久战,并且也做好了准备等待Clint的回答,但没想到Clint居然会宁愿盯着他的头发走神也不放半个屁,像个第一次被人搭话的社交障碍症一样。该采取一些特殊对策了。


“或者,接受或者拒绝这个。”


还没等Clint反应过来Scott说了什么,条件反射的疑惑还没出口成音,一个柔软的东西就贴上了他的嘴唇,还有Scott突然放大的脸。两秒内,世界静止,Clint的脑子停止运转,宣布罢工,全身所有的感觉都好像集中在了两篇唇瓣上,而Clint的脑子给出的第一个反应是,好软——


第二个反应是挥拳把Scott打到退后三步。


条件反射,Clint发誓,他不是故意的。但明显Scott才听不到他心里道歉的声音。蚁人侧对着Clint站着,刚才还熠熠生辉的眼眸变得有些黯淡无光,不知所措地看着地面。很快Scott抬头对着Clint笑起来,努力装得像平常那样。


“嗯……我知道了,Clint。”他的名字被Scott缓慢地念出来,像是一件不得不上交的,舍不得的,一个小孩子最珍贵的宝物一样。“以后……Joey,开门吧。”


薄金属门在身后悄无声息地滑开,Scott已经转过了身,背对着Clint。他可以现在就跑路,像Scott之前说的一样,躲进他的鸟巢,直到两个人都忘掉这件事后再出来,皆大欢喜。


Clint的战斗靴叩响地面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三步的距离没让Scott判断出来对方是在离开还是靠近。直到Clint的手搭上他的肩膀,将他翻过身。


“再来一次……”鹰眼的眼神飘忽不定,瞟到光线刺眼的灯时被闪的迅速收回了视线,终于看向Scott睁大的眼睛里,脸上可疑地泛红,“我刚刚没准备好。”


接着事情就失去了控制。唇齿磕碰,粗暴而无技巧可言,单方面的战役。Scott一手按着弓箭手精瘦的侧腰,另一只手插在Clint后脑沙金色的发间,致力于用接吻来谋杀Clint,缺氧致死的那种。


Clint开始小幅度地捶打Scott的胸口,在对方终于愿意放开他的时候大口喘着气,来不及吞咽的唾液把嘴唇涂得亮晶晶的。


第二个吻变得轻柔起来。软舌相缠,因搅动而发出的水声在房间里被无限放大。Scott用舌尖划过Clint的上颚,引得弓箭手发出呜咽,软下了一直紧绷的手臂。Scott在Clint的腰部使力,带着他向后退,直到膝盖窝碰到床沿才停下来,步伐或者吻。


(接下来lof不让发了 咱们wb或sy见【)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53095410325508

评论(15)
热度(158)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