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碟中谍】(EB)冬青树和榭寄生

Ethan/Brandt


“圣诞快乐。”


Ethan以一种看上去并不舒适的姿势坐在前面的驾驶座上,椅背向后倾斜,便携电脑通过一种诡异的角度斜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之间,使用者正在用左手的食指一个一个敲着键盘,眼皮都没有抬。


“嗯。”


“人们在说圣诞快乐的时候,希望得到的回复不会是"嗯",Ethan.”


“离圣诞节还有五个小时。”Ethan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转向Brandt,面包车顶中央的小灯的光线照的Ethan眼角的淤青更加张牙舞爪。“你不应该来这里。”


Brandt顿了一下手里的动作,直直盯着Ethan,“一通以一串坐标和申请后援为开始,以枪响和爆炸声为结束的通讯,我当然不应该来这里。”


Ethan挑了下眉,但Brandt继续了手上的狙击枪组装工作,没注意到Ethan这个富有调侃意味的动作。


“虽然几率渺茫,但我还是必须问一句,B计划?Ethan?”


“你知道的。”


“那只能祈祷我运气好了。”Brandt给了Ethan一个眼神,后者按下车门锁,然后Brandt挪过去拉开面包车厚重的车门,返回来架好狙击枪,趴在不怎么干净的,还染着血污的防滑毯上,微闭右眼,摸上扳机,“我快两年没有碰过狙击枪了。”


十二月的冷空气从拉开的缝隙中灌进来,把Brandt没有抹发胶的前额发吹得东倒西歪,Ethan迟缓地把身上穿着的夹克裹紧,开始拆右手的绷带。


防滑毯十分敬业地吸收掉弹壳掉在上面的大部分声音,车内枪声停下的时候Ethan降下了车窗玻璃,但并没有如期地观看到距离他们一英里外,本应该撞在大桥另一边的吉普车形状的燃烧物。


一阵短暂的沉默。接着Brandt起身,把卡在两个驾驶座之间的电脑拨到Ethan腿上,然后跨过去把自己塞进副驾驶,看向Ethan,语气真诚。


“我希望你已经想出来B计划了。”


Ethan仅仅是看了他一眼,几秒后发动车子,用刚拆了绷带的右手握上拉杆,“你坐办公室太久了,Brandt.”


“十分感谢你的总结。”


——


“这绝对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圣诞节。”


通常来说,Ethan是不会回复这种对任务毫无帮助的抱怨,尤其是来自Brandt的,这位坐久了办公室的参谋可以把任何抱怨变成一场埋伏已久又证据确凿的盛大表演,但好在这次Brandt还没有对他的整个计划作出更接近核心的质疑。于是Ethan决定回复他,好让Brandt忘掉这个连Ethan自己都觉得有些疯狂的计划。


“还会有比这更糟的。”


Brandt端着冲锋枪,难以置信地转向Ethan.


“我的意思是,我已经好几年没有过圣诞节了,恐怖分子们都把在圣诞节进行恐怖袭击当做庆祝节日的方式。所以,”Ethan努了下嘴,右手并不很灵活的换挡,“这些都——”


车子的剧烈颠簸打断了Ethan的声音,然后是身后刺耳无比的轮胎漂移声,紧跟着子弹猛烈击打起车玻璃。


“这帮"无关紧要"的军火商,你的原话,Ethan,在追杀你的时候用上了两辆装甲车和机枪。该死、”并不防弹的玻璃洒满了整个后座,在Brandt压低身子摸向后座堆着的热兵器时努力划伤了他的手指,“我还没买冬青树和榭寄生。”


Ethan被逗乐,压低声音笑起来,但很明显他脸上的淤青,和还没结疤的口子,以及快速闪过的路灯提供的光线,让他的笑容变得狰狞可怖,“机枪需要重新装填,等他们停下的时候,看到最后面那个黑色的包了吗,那里面是火箭筒。”


Brandt安静了两秒。


“等到回到华盛顿后,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任务细节,以及你在这次任务里扮演的角色。”Brandt猫着腰,在密集的子弹里匍匐到面包车的后座,拉开金属拉链,“老天。”


机枪声停下来的瞬间Brandt沿着面包车的车沿窜起,举起火箭筒。但显然两边的人都在等这个,破甲弹发射的同时Brandt的左臂被击中,或者是左锁骨,太过剧烈疼痛让他不太能分清具体位置。但他能肯定的是子弹留在了里面,至少不会击中驾驶座上的Ethan.


爆炸的火光把圣诞节的夜晚印亮一小半,外力作用下打滑的轮胎发出尖利又刺耳的摩擦声,被击中的装甲车冲向旁边的另一辆,然后一起撞上一根半人高的阻碍物,或许是一根电线杆,Brandt感觉自己的视网膜在灼烧,看不太清窜天火舌中的情况。


暖气已经失去功效的面包车内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失去了车玻璃的庇护,临近一月的夜晚冷风像一把锐利的手术刀,精准地切割两人裸露在外的皮肤。


“冬青树和榭寄生肯定已经没得卖了。这绝对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圣诞节,不会有更糟糕的。”Brandt挪动到驾驶座的背后,头靠在上面,右手压着左臂上端的伤口,吸了口气。


Ethan在他后面,完好无损地——更正,Brandt对Ethan右手的伤是否完全好了保留意见——在开一辆破损不堪的面包车。而今天好死不死地恰恰是圣诞节。


也许是错觉,但体温隔着驾驶座传达了过来。


——


Brandt醒来的时候毫无意外地在医院。第一眼是惨白的天花板,第二眼是床边立着的,一颗商场里提供贩卖的,最大的冬青树。


“后勤部跑了很久才买到的。”


Brandt转头,看见他旁边病床上坐着的Ethan,在腰后面垫了个枕头,右手重新打了石膏。


Brandt扭头,重新看回那颗连彩灯和小星星都没有装饰的圣诞树。然后他听见身后有人下床的布料摩擦声,接着是Ethan的声音,“圣诞快乐。”


Brandt眨了眨眼,扭过头看向Ethan笑起来的脸,淤青已经淡了许多,“噢、噢。”


“人们在说圣诞快乐的时候,希望得到的回复不会是"噢",Brandt.”


Brandt也跟着他笑起来,“离圣诞节已经过去了——一定有五个小时了,Ethan. 你希望得到什么回复?”


Ethan把两人病床中间夹着的小台子上的榭寄生抓起来,随意地挂在Brandt的床头,然后挑了下眉。


“一个吻。”


END

评论(3)
热度(71)
  1. 离了wifi不行久我炎 转载了此文字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