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碟中谍】(EB) 宠物饲养手册 01

Ethan/Brandt


Ethan养了只猫。


实际上并不能准确地定义为Ethan养了只猫。


第一次碰见这只猫时,Ethan刚从一个任务完成后令人舒心无比的沙滩度假回到他的住所。


特工当然也是有国家分配的住所的,再加上效力单位配发的掩护职位,就可以通体舒畅地在没任务的时候体验一把普通人的生活,看看自己拼着老命救下的美利坚人民过着怎么样的幸福生活。


但特工的隐蔽住所前出现了一只受了伤的猫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好事,通常来说,一只出现在特工的住所前,并且受了伤的猫,身上基本上都会带着微型炸弹或着其他什么致命的小玩意儿,就从它身上那个结了痂还渗着血丝的小口子放进去。


这时候一个特工该做的,就是把那只看上去可怜兮兮的小动物用脚踢出去,扔到一个空旷的地方,对着它进行一次精准的静物射击,以免产生的爆炸余波损害了公寓管理人员的利益。


于是Ethan按照他所遵循的(虽然大部分时间没有)特工守则,抽出后腰的枪支,上膛,向那只脏兮兮的猫靠近。只是那只脏兮兮的猫,在迟钝地察觉到Ethan的靠近后,拖着自己瘦骨嶙峋的身子和被血黏成一缕一缕的毛,跛着脚,一拐一拐地,缓慢地逃离对它而言舒适无比的防滑毯。


Ethan僵硬地举着枪,盯着准星,几秒后卸掉子弹,决定暂时遗忘见鬼的特工守则(像他大部分时间做的那样),把那只连逃离一个陌生人的抓捕都做不到的小猫送去医院。


当然,打给Luther一个电话喊他来确认是否有炸弹存在之后。


最后这只猫就在Ethan的住所里安家了。


不能精准定义为养了一只猫的原因是Ethan并没有像一个猫主人应该做的那样跑去宠物商店,在售货员的忽悠下往家里搬回一整套宠物用品。Ethan所做的就只有等待下一个任务的某天,无所事事然后突发奇想,在窗户上安了个小型升降梯,好让这只猫优雅的回家,而不是趴在门口甩着尾巴,用它的蓝眼睛控诉Ethan的久出不归。


经过治疗和修养后,这只猫不负众望的生出原本的白毛,出落的跟网络上那些萌宠不相上下。Ethan也逐渐习惯了任务完成后从医院回来时,有只小生物在冰冷的防盗门后睁着大眼睛,看到是Ethan后miumiu地叫,绕在他的脚边用头蹭他的裤腿。这时Ethan会抱起猫,拿还没清理胡茬的脸去蹭小家伙毛茸茸的脸蛋。


不得不说,普通人的生活,再加上一只宠物,绝对在特工理想清单上能够排到榜首。当然,除去意外来客的打扰和急促的门铃声。


就像上面所说的那样,特工们的住所之所被冠上隐蔽的形容词,是因为它的隐蔽级别跟安全屋比起来都不相上下,大概只有新搬来的邻居会不知情的来访。而Ethan确定自己的邻居们并没有换人,又确认了私人号码上并没有朋友的预期来访信息后,Ethan往牛仔裤的后腰塞了把枪,才去看了猫眼,但门外站着的人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William Brandt.


IMF的代理部长正一脸严肃无比并气势汹汹地站在他家门外,穿着一件沾了点土的黑色涤纶帽衫,等着屋里的人开门。


Ethan在撤离猫眼到拧动门把的两秒钟内,脑内快速过了一遍最近IMF或者CIA是不是有什么异常,比如说IMF被指控越级调用物资,或者CIA交下来一个及其艰难又不能外泄情报的,机密级别高到只能由IMF的代理部长来亲口传话的机密任务。Ethan深呼吸了一口气,做好心理建设,整理好全身肌肉的状态,随时待命准备下一次任务地拉开门后,他对面的Brandt却像是受到了惊吓。


“Ethan?!”Brandt退后了两步,看了眼门牌号,又迅速地转头环顾了四周,看上去很紧张,“这栋公寓有危险?”


Ethan挑了下眉,开始思考他在Brandt心中到底成了什么东西的代名词。他换了下重心,侧过身子,确保从Brandt的角度能看见房间里的布局,“这是我家,没危险。”


Brandt噢了一声,Ethan估摸这是下意识的反应,相当于“我知道了,但我还没摸清楚状况”这种。接着Brandt又搓了搓手心,看起来特别想把他的钢笔拿出来转动笔盖,“我不知道这是你家,Ethan,我刚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


Brandt还想继续解释他不是有意打扰特工的私生活,但公寓的楼道里实在不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Ethan把防盗门推到顶头,朝还想说什么的Brandt招招手,“先进来坐吧。”


等到他拿了两罐子啤酒回到客厅时,发现Brandt并没有像刚进来时那样乖乖地,局促地并着腿坐在沙发上,而是跑去了阳台研究那个猫用升降梯。啤酒罐磕在茶几上的声音提醒了对方,Brandt站起身转过头,又换上了一开始在门外时就摆着的气势汹汹的脸,然后是几近质问的口气,“这是你做的?你养猫了?”


Ethan不可置否地点点头,依旧快速地过了一遍是不是有哪个特工守则上面有不允许养宠物的规定。但Brandt已经走到他面前,皱着眉头盯着他,“你的猫抢了我两袋狗粮,整整两袋。”


这句话的信息量有点吓人,Ethan不知道该对“Brandt养了只狗”还是“他的猫抢了他上司的狗粮”做出反应。最后他挑了下眉,决定维护一下自家宠物的威严,“你怎么断定就是我的猫?”


Brandt坐回沙发上,抓过一听啤酒攥在手里,然后盯着Ethan,眼神跟每次他们在Brandt的办公室里探讨经费和高调的问题时一样,“我从停车场出来准备回家,一只白猫扑过来拿身子撞了我,然后叼走了我的狗粮。”Brandt猛地按下易拉罐的拉环,锡金属与胶的撕裂声让Ethan想起Brandt把他的任务报告摔在桌子上的声音,“接着第二次,同一只白猫又抢走了我再次买回来的狗粮,然后我追着它,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那只猫从你那个升降梯上进来了这间屋子。”Brandt停了一下,把没喝一口的啤酒放回茶几上,“也是我为什么找到这里的原因。”


再加上Brandt发梢上半遮半掩的一小片树叶残渣,让Brandt出现在Ethan的公寓这件事变得十分有说服力。但Ethan注意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点,然后进行切入,“你也住这儿?”


“隔了两栋楼,就在那边。”Brandt抬手透过阳台玻璃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栋楼,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被Ethan的问题带跑,脱离了严肃的正轨。


“有时间我会去拜访你的,以及你的小狗。”Ethan坐在面对着Brandt的藤椅上,握着那罐没被打开的啤酒,挂上他的招牌笑容来迷惑他的上司,就像往常他向Brandt保证下次不会再冒险一样。


等Ethan把Brandt送出门后,他立马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才找到窝在衣柜角落里,趴在他的居家服上正在睡觉的猫,以及客房床底下的各式各样的猫粮狗粮的包装袋,还有些妙鲜包和肉干带着油污的锡纸包装袋。


Ethan看了眼那堆重见天日的垃圾,再看了眼优雅地坐在那堆垃圾旁边拿蓝眼睛看着他的小打劫惯犯,终于知晓了白猫那健美又不失营养的体态是怎么来的。


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Brandt在上班时间碰上Ethan时,就转变为那种盯着他欲言又止又无声质问的眼神,Ethan举手表示投降,然后终于像一个猫主人应该做的那样,跑去宠物商店,在售货员的忽悠下往家里搬回一整套宠物用品。以及在交重写的任务报告的最后附上他已经买了一大堆猫粮,他的猫不会再去打劫了这样的P.S.


所以在Brandt在技术部门堵住他,并且重重地拿钢笔磕在Benji的办公桌上,再加上一句“Ethan,到我办公室来,我们需要谈谈。”时,Ethan抱胸折着胳膊单手摸了摸下巴,对着Brandt“我很生气你最好快点来挨训”的背影挑了眉,转回身对上Benji不停转动的眼珠,歪了下头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并不知道Brandt为何如此生气的原因。


“Umm……”Benji在Brandt的背影消失在拐角的时候凑到Ethan跟前,神秘兮兮地开口,“你是不是背着他在外面找新欢被发现了?”


“什么?”Ethan懵了一下,虽然他并没有在肢体动作上表现出来。


“没事,凭咱俩的交情、”Benji朝着忘记把摸下巴的手收回来的Ethan眨了下眼,“告诉我那家伙是谁,我不会告诉Brandt的。”


“先等一等。”Ethan快速眨了眨眼,收回手,动作缓慢地指了指Brandt消失的拐角,“他,”然后收回来,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挑了下眉,“跟我?”


Benji看上去比他更惊讶,“你们没有在拍拖?!”


“听着,不管你从哪听来的。”Ethan双手交叉在胸前,猛的向两边一挥,“没有的事,我和Brandt之间什么都没发生。”末尾Ethan想了想,还是加上一句话,“你从哪听来的?”


Benji开始快速眨眼,眼珠乱转,看向Ethan又躲回地面的瓷砖缝上,最后在Ethan的凝视下支支吾吾地开口,“哪个部门里都在传……你都没注意Brandt看你的眼神吗?”


Ethan回忆了一下从Brandt知道他家的猫会打劫后,每次在总部里碰上他时眼神里传达的东西,都是些“管好你家的猫”“再让我碰上打劫你就会被最烦人的任务折磨死”这种并没有什么问题的威胁。然后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再看不出其他的东西。


“老天,Ethan、”Benji瞥了眼电脑屏幕,发现DNA比对的结果已经出来了,然后匆忙地敲了几下键盘,等到屏幕上开始滚动代码才扭了扭身子正对着Ethan,酝酿了一下,“这么说吧,妻子审视瞒着她出轨的丈夫的眼神,”Benji停顿了一下,视线从Ethan面无表情的脸上挪开,看向对方身后的瓷砖上的一块儿污点,“跟Brandt最近看你的眼神是一样的……”


Ethan张开口但没出声,不知道该先解释哪个问题。Benji好心地朝着他竖起了大拇指,帮Ethan缓解了窘迫,“你先去Brandt的办公室吧,辟谣就交给我!”


Ethan停顿了几秒,最终放弃解释,从转椅上起身,向后挪了几步,对着Benji竖起的大拇指皱了下脸,憋出一句:“继续分析。”


评论(9)
热度(58)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