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碟中谍】(EB)狼人!Ethan/吸血鬼!Brandt 所谓生殖隔离

之前的万圣贺文!!这边也来存个档!!



“万圣节舞会?”


“没错!”Benji几乎要在Brandt的办公桌前飞起来,他抓起被放置在办公桌边角,被主人冷落了许久的日历,指着数字10下面的31,戳到Brandt鼻子下面,“就在明天晚上!”


“我当然知道明天是万圣节,谢谢提醒。”Brandt躲掉Benji的手臂,连同日历一起挥开,“我不知道的是秘密特工们开始喜欢迫不及待地暴露自己的身份了。”


“这才是这个舞会的好玩之处!”Benji毫不气馁地从办公室的角落里拖出一把落了灰的椅子,随意拍了拍然后一屁股坐在Brandt旁边,抽走Brandt手底下的文件藏在身后,忽视掉Brandt瞪他的眼神,“不要让别人猜到你是谁,是不是很有意思!”


“不要让别人猜到你是谁?”Brandt捞过来笔帽,盖上钢笔把它轻轻放进笔筒里,终于对Benji一直拿着的邀请函产生了点兴趣,“怎么做到的?”


“化妆、”Benji神秘兮兮地眨了下眼睛,摸了一把他棕金色的胡子,在上面做了个剃掉的动作,“再仔细地隐藏起你平常的习惯,走路姿态之类的。只要第二天没人认出你,你就胜出了。”


Brandt显然对最后那个胜出的单词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他像只发现了食物的土拨鼠一样抬起了头,露出一个被逗乐的表情看着Benji“还有奖品?”


“两天假期,官方认证。”Benji暂停手舞足蹈的动作,朝着Brandt点了点头。


“我参加。”Brandt抢过一直被Benji攥在手里的小卡片,开始研究上面的小字部分。


被彻底冷落的Benji眨了眨眼睛,摸了下鼻子,愣了几秒后把藏在身后的文件放回Brandt的办公桌上,咂了下嘴,“我应该先告诉你奖品是假期的。”


——


“万圣节舞会?”


“奖品是两天假期。”


“什么奖品?”Ethan从线条和色块儿都无比简单的小卡片上抬起头,朝着Benji皱起了眉。


“就是舞会。”Benji眨了眨眼睛,把卡片上小字的关键部分指给Ethan看,“化妆,不要让别人认出你,然后就赢了。”


“这样。”Ethan点点头,把卡片随意扔到桌子上,双手手指交叠,朝着Benji展开一个微笑,以示他不太有兴趣,“说实话,我每次的外勤任务内容就是这些。”


Benji盯着Ethan不露齿的笑脸抬起眉毛,摸了下他还没来得及刮的胡子,开始施展自己不太出众的劝说能力,“拜托,Ethan,连Brandt都会去——”


Ethan瞬时把那副看了让人想打他的笑脸收起来,挑起眉毛重新看向Benji,“谁?”


Benji眨了眨眼睛,“William Brandt,就是你想的那位,咱们的首席参谋。”


“我参加。”Ethan捡起那张不符合大众审美的小卡片,仔细分析起南瓜图案下面的注意事项。


Benji翻了个白眼,努嘴摇了摇头,又肯定着什么地点了点头,“还好我先问了Brandt.”


——


Brandt几乎贴在穿衣镜前,右手食指按压住下唇,通过镜子仔细看了看自己的獠牙是否足够美观。这个问题困扰了他挺多年的,直到某次他偶然遇到一位同是吸血鬼的牙科医生才得到良好的矫正。感谢Kristen女士,能对他的烦恼表示理解并给予慷慨的帮助。


Brandt又抓了抓几个小时前才染成金色的头发,按照谷歌上搜集来的人类对于吸血鬼形象的认识,把那些到处乱支棱的金色软发用发胶全部抹到脑后。接着他从衣柜最里面把那件自成年过后就没穿过的,家族的长辈专门找人类裁缝定做的披风拿出来,仔细地戴上那些繁琐的小挂饰,把自己武装地像棵挂着坏掉了彩灯的黑色圣诞树。


Brandt在镜子前面来回走了几遍,确认披风不会拖到地上,又去翻了一遍那沓打印出来的热门吸血鬼妆容。挑挑选选,经过综合分析评定,模拟出一份最佳方案后,Brandt才终于敢在自己脸上用各种粉底眉笔(以及一些他叫不上名字的化妆品),描起罗马尼亚风味的黑眼圈。


一切都搞定之后,Brandt对着镜子的满意程度不亚于他手下的特工出任务没搞出幺蛾子。不仅赞美这幅他母亲可能都认不出的妆容,也佩服于人类的想象力,同时庆幸吸血鬼在大众心中的形象是无比优雅又高贵的。看看那些狼人的妆,真是太难看了。


为了两天假期。Brandt紧张地抚平披风下面的中世纪风格的晚礼服,调整了下领结的位置。


——


舞会就在安保措施一流的IMF总部一楼大厅里进行,安排活动的技术部门的技术宅们在一天时间内就在大厅的各个角落里装上了小型南瓜灯,并贴心地撒满了糖果,以防特工们因为没有treat而两两进行一场玩笑性质(对后勤部来说损失惨重)的trick。雾气制造机被安置在临时搭建的舞池四周,在昏暗的灯光折射下,成功地营造出一种鬼魅横行的氛围。


离正式开始还有一些时间,Brandt对到场的寥寥无几的人点头致意,注意着改变自己的步伐姿态,快速窝进一个摆放着各式鸡尾酒的吧台角落,与每个跟他搭讪,企图夺走他的两天假期的家伙周旋。


按照小卡片上的内容,每位参加活动的特工都会登记自己的名字,然后当晚的装扮会由总部的摄像头拍摄下来,第二天会通过保密的方式传送给每位活动参与者,由他们上传猜测出来的人名。没被猜中的特工会有两天假期,而被猜中的特工则代替他们加班。


“Brandt.”


所以,公布姓名是明天的事。


“Hunt.”Brandt捡起手边的一颗糖,朝着坐在他旁边,破灭了他的假期的一只狼人装扮的家伙狠狠砸过去。


“穿的不错。”Ethan攥着鸡尾酒的杯子,朝着Brandt狰狞地笑起来。Ethan脸上彻头彻尾地贯穿了现实主义风格的狼人妆容,怎么难看怎么来。再加上不知是不是故意搭的,破旧的棉衬衣,老旧的亚麻色裤子,活像一只刚被杀了全家的贫民窟户籍的狼人。这导致了即使Ethan只是像平常一样展露他的完美笑容,但是那副狼人的妆——Brandt皱巴着脸唾弃般的摇了摇头,太难看了。


“你是吸血鬼?”Ethan松开捏着杯子的手,撕下喉咙上贴着的变声贴片,揉成一团塞进口袋里,单手支在吧台上,撑着脑袋打量着Brandt的獠牙和披风。


“恭喜你发现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Brandt撤回双手交叠的姿势,看着瞳色变成了红色的Ethan,希望用眼神传达过去他失去了假期的怒火。


“我说的是、”Ethan突然伸出手抓住Brandt端着酒杯的手腕,使力迫使对方放下酒杯。Brandt奇怪地看向他,紧接着他被Ethan紧紧掐住了下颚骨,被迫观赏了獠牙。“这个可不是道具能造成的效果。”Ethan紧紧盯着他,食指腹狠力从齿尖上划过,皮肉炸开,血珠顺着口腔的凹槽蔓延到Brandt嘴里,甜味儿以舌尖为起点,迅速占领整个味觉领域。


Brandt立马起身,条件反射地想折断Ethan的胳膊,但Ethan比他更快行动,反折住他的手臂,用狼人专有的尖指甲以一种即将刺破喉管的力度搭在Brandt的脖子上。


“Treat or Trick?”Ethan压在Brandt身后,保持着手搭在后者脖子上的动作,拽着对方向光线昏暗雾气缭绕的舞池移动过去。“我们需要谈一谈。”


“你是狼人。”Brandt机械地跟着Ethan的力道,随着他向后退,似乎对脖子上的威胁熟视无睹。他低声说着,带着不可置信地语气又重复了一遍,“你居然是狼人。”


“而你是吸血鬼。”Ethan用鼻音应了一声,松开牵制住Brandt的手,按住他的肩膀把他转了个圈,面向自己,好让两人的视线相交。Ethan本想说什么,但观察到的异象使他皱起了眉,换了另一句,“你的眼睛。”


Brandt快速地摸了下自己的眼皮,又重新看回Ethan,皱起眉头,挂上一幅似是而非的疑惑。


Ethan看着Brandt漆黑的眼睛中自己的倒影,不动声色地搂着对方的腰,将他拖到舞池边角,光线最昏暗的地方。“这意味着什么?”


Brandt张开口,但没说话,獠牙从他没有闭合的嘴唇里露出来,还染着一丝血迹。Ethan不太能确定Brandt是否在看他,毕竟目前来讲对方跟幼年海豹一样的漆黑眼珠实在不好进行判断。最终Brandt终于开口了,“我不知道。”


“什么?”Ethan皱了皱眉,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答案。“我第一次见狼人。”Brandt面向Ethan,眨了眨眼睛,撇了下嘴,“说实话,也是第一次知道狼人真的这么丑。”


Ethan用他经典的面无表情对着Brandt盯了几秒,然后亮出他的獠牙,低低地来了一声狼吼。


“无意冒犯。但是说真的,Ethan、”Brandt把手从披风里抬上来,搭上Ethan的肩头,推着他模仿着周围形形色色的怪物们正在进行的怪异舞蹈,向前踏步,向左跨步,再转一个圈。Ethan配合着Brandt的动作,并等待着他的下文。Brandt掐在Ethan肩上的手的力道越来越重,“吸血鬼和狼人是天敌,生存守则第一条,我现在应该撕碎你的。”Brandt停了下来,疑惑地看了眼Ethan的红瞳,“你的族群没告诉你吗?”


“族群?”Ethan决定挑一个听上去能提供重要信息的关键词。


Brandt凝视(Ethan觉得应该是凝视)了他几秒,然后抚平了他皱皱巴巴的棉衬衣上的褶皱,“你是被咬的。”


Ethan没说话,盯着Brandt全黑的眼珠和眼皮底下被刻意描上去的黑眼圈,加重了手掐在Brandt腰上的力道。


对方明显感觉到了,不满地蹙起眉头,快进舞步,一脚踩上Ethan的鞋子,“转化你的那个家伙在哪?”


“当场就被我射杀了。”Ethan冷静地抽回脚,不动声色地掰住Brandt的肩,帮他来了个可以造成眩晕的转圈。


“我需要一个答案。”Ethan趁Brandt还没缓过劲时低声说道,他抓着Brandt体温低于他的手,指甲掐进对方的皮肉里,看着那道血痕快速地消失,“这些生物,为什么会存在?你为什么不怕阳光?”


Brandt抬起头看他,用鼻子发出一声冷哼,手重新搭上Ethan的肩膀,推着他远离群魔乱舞的人群,“为什么确定我就是吸血鬼?”


“我看见过你喝血袋。”Ethan顺着他的意思向后退,途中顺便捞过一颗经过他手边的糖,攥在手心里。


“我从不在外面喝那些玩意儿。”Brandt快速回答,接着他眨了眨眼睛,金色的睫毛呼扇在全黑的眼珠上,终于表达出了愠怒的神色,“你监视我?”


“合理的怀疑。”Ethan目不转睛,单手剥开糖纸,迅速塞进Brandt刚要说什么的嘴里。糖球磕在齿尖上,一瞬间就被咬得四分五裂。


“Ethan,我说真的。”Brandt把糖球的碎片挪进牙齿和口腔之间,这导致他左脸鼓了起来,“按我从小受到的教育来说,我们是天敌。”他停了一下,观察了下Ethan的脸色(虽然那张很难看的狼人脸更加剧了Ethan的面瘫程度),接着问道,“你没有什么感觉吗?”


Ethan听闻,向上看了眼Brandt头上不甘束缚地支棱着的几簇金色发丝,又上下来回扫了眼对方身上挂饰繁多的黑披风和披风下的晚礼服,点了点头,“我觉得还不错。”


“我也是。”Brandt也肯定地点点头,又看了眼Ethan露出来的獠牙,“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想撕碎你的冲动。”他抬头看向站在他身前的Ethan,后者意识到Brandt的眼睛正在慢慢地褪去漆黑,变回原本的蓝色。Brandt转了转眼珠,舔了下自己的獠牙,“就先……这样?我们先待在一块儿一段时间看看?”


Ethan挑了下眉,收起獠牙,变回他原本的面貌,瞳色重新恢复成绿色,在昏暗的光线下幽幽地发着绿光,“我没问题。”


——————END!万圣快乐!


后续1


“Ethan,认出你的人是最多的。”Benji指着摄像头拍下来的照片,恨铁不成钢地对坐在Brandt办公室里看文件的Ethan摇了摇头。


后续2


“吸血鬼和狼人交配会发生什么?”


Benji惊恐地看着Ethan手里转着笔,带着求知的表情看向他的脸,猛力地摇头,“我不知道!书上只会写他们是天敌!不应该一见面都打起来吗?!”


Ethan与瞪大眼睛惊恐地盯着他的Benji对视几秒,然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实践才能出真知。”


后续3


Ethan的尖指甲掐进Brandt的手腕,把对方摔到没怎么用过的双人床上,血色的瞳孔紧紧盯着Brandt漆黑的眼睛,亮出他的獠牙,“我想撕碎你的衣服。”


评论
热度(41)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