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碟中谍】(EB) 晨起时分

Ethan/Brandt


5:15


Brandt从被窝里挣扎着爬起来,半跪在床单上,把脸砸在柔软的枕头里蹭了一把。他捞起手机放在睡衣口袋里,光脚走向厨房。经过一夜的冰冷气息洗礼的瓷砖对踏上它的任何人都不友好,所以Brandt踮着脚缩了回来,就着刚刚出头的昏暗晨光满屋子找居家拖鞋。


5:20


等到Brandt全副武装地再次进军厨房时,被他随手遗忘在鞋柜上的手机不甘心地响起闹铃,妄想重新取得关注。


Brandt抓着咖啡机的手柄,站在流理台前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取出装着小粒咖啡豆的纸袋,舀出一勺把他们扔进磨豆机还沾着水珠的玻璃罐壁里。


机器高速运转的嗡鸣和那些深棕色的小豆子越发细微的撞击声盖过了远在卧室的闹铃声,让Brandt差点忘记得去按掉仍在喧嚣的手机。


5:43


Brandt从浴室走出来,水渍在他身后蜿蜒至衣柜前。皮带,啫喱水,温莎结,西装翻领,然后是冒着热气的咖啡,一切都按照程序,完美无缺。


6:00


朝阳挂上东方,空气中冰凉的水雾沾在树叶上,柏油马路上,车窗玻璃上,晨跑者裸露的脖颈皮肤上。


Brandt踏出房门,给空无一人的住所落了锁,准备拦下一辆出租车,前往总部继续他的分析工作。


——

他满意也安逸于自己的作息,规律,规则。


直到一个不确定因素闯进他的生活,令Brandt措手不及地,打破了许多东西,杀他个片甲不留,毫无抵抗还手之力。


第一次是在哈法利塔上,Brandt抓着那个黑色的大箱子——准确来说是复印机——站在缺少了一块儿玻璃的落地窗前,威胁他们的小队长。


这挺疯狂的。


更疯狂的事,是他居然真的同意了这个计划。


Brandt从那一刻就给了自己警告,Ethan Hunt真的很可怕,他不但在自己转内勤的决心上掺了一脚,还迫使自己同意了这么可怕的计划。


第二次是在海港旁边,Brandt低着头跟在Benji后面,五指在帽衫的口袋里发冷,颤抖着紧握成拳。


冷静,冷静,这没什么大不了的。Brandt静静听着自己的左胸腔震动的嗡鸣,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你等他们聊完,你停留一下,你道个歉,然后快逃,万事大吉,可喜可贺。然后你还是IMF那个行事稳重的首席参谋,他还是那个运气好到不可思议的顶级特工。


结果他接过了手机。


顺便还让这个绿眼睛的家伙解决了他的一个高频出现的噩梦问题。


回到住所后Brandt连帽衫的拉链都没有拉开,直挺挺地倒在床上,一下一下地刺戳着手机的home键,给自己敲响警钟。Ethan Hunt真的很可怕,他不仅在自己重新出外勤的犹豫上踢了一脚,还拉着他一块儿跑到天南地北。


第三次是在他的房间。Brandt被手机铃声吵醒,从被子里伸出手去抓声音来源,连名字都没看就接起来,揉着眼睛询问对方是谁。


电话那头儿报出Ethan Hunt的名字,而这头儿的Brandt眼前一炸,瞬间清醒,翻身坐起来,没工夫去捡被他飞到地上的被子,快速询问对方是否需要援助,通话是否需要加密。


电话那头儿的家伙轻笑着说了句“easy.”,然后食指骨节敲击窗户玻璃的声音同时从电话里和离他不远窗帘后传来。


Brandt举着手机,一时语塞,木然地下床走过去拉开窗帘,结果看见左脸颊糊满了血和沙砾的Ethan,还有他身上的,在微弱的月光下看不出真实颜色的夹克衫。


等Brandt回过神后,他已经在翻箱倒柜地找医药急救箱了,而Ethan静静地靠在沙发皮垫上,除了胸膛还在微不可见地上下起伏之外,看不太出来哪里还有生命迹象。


Brandt用小刀划开Ethan身上被血浸透的衣物,把抗生素的针头扎进对方的臂膀里,捏着棉棒和纱布,双膝跪在Ethan旁边的沙发垫上,动作轻柔的一点一点帮他清理脸上的血污,接下来是腰腹。


感谢上帝,还好没有子弹。这是Brandt目前唯一能思考的。


最后缠好绷带之后,Brandt的手指贴着Ethan温热的腹肌皮肤,才想起来最开始就应该想起来的一个问题。


“我不是你的任务接头人。”Brandt坐直身子,又倾身向前把大理石质地的茶几上的纸巾盒拉过来,抽出几张纸擦掉手上的血渍,摆出质问的表情,看向慢慢直起身的Ethan.


“但是我想见你。”Ethan缓缓地开口,声音还有些嘶哑,月光从拉开窗帘的窗户玻璃照进来,洒在Ethan的眼底,让他的眼睛看起来像是两颗月光下的祖母绿。


Brandt心里咯噔一下。


当他重新回到卧室时,Brandt捡起刚刚没工夫去捡的被子,把棉絮蜷成一团抱在怀里,将发热的脸埋在里面,给自己发出一级警报。


Ethan Hunt太可怕了。


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例如“以后我完成任务向你汇报”、“我能叫你Will吗”、“Will,我需要你来指挥”这类看上去没有任何拒绝理由的小事。


Brandt糊里糊涂地全部答应下来,又在事后谴责自己特殊对待,但转念一想,他们的传奇特工当然值得最好的情报分析和行动指挥,于是Brandt做起Ethan交给他的任务时心安理得,雷厉风行,效率又提升了好几个百分点。


以至于在第七次Ethan又向他提出什么要求时,正在处理杂乱的情报源的Brandt想都没想地就答应下来。直到他被Ethan按在转椅的靠背上吻得七荤八素,Brandt才调出刚刚的记忆,结果发现Ethan那根本算不上问句的问句的内容是这样的:“Will,跟我交往?”


Brandt觉得他得推开压在他身前的人,再搬出一套官方说辞来拒绝Ethan,义正言辞的那种。


他也确实这么行动了。


Brandt支住身前人的肩膀用力推开他,不顾对方无辜的眼睛和受伤的表情,站起身,伸出双臂,把Ethan磕到办公桌沿,结果却狠狠吻了上去。


形势很快逆转,Ethan翻过身双手包住Brandt的臀部把他提到办公桌上,挤进他的双腿间,对这个抢走对方的氧气的比赛进行了加赛。


至此,William Brandt针对Ethan Hunt所设立的所有防线在这个瞬间全数缴械湮灭,溃不成军,无法再做任何防御。


但当Ethan扯了他的领带,下一步看起来似乎想撕了他的衬衫时,Brandt喘着粗气面色潮红地制止了Ethan的暴行。这回确实是义正言辞的。


从此之后便一发而不可收,剥去那层被神化的外衣的Ethan,迅速地暴露出他的诸多恶习。比如他会在任何嘴巴空闲的时候凑上来索吻,简直就像见到主人的大犬一样热衷无比又乐此不疲。


一开始Brandt还只会在没人的场合蜻蜓点水一般地回应Ethan,但习惯是个跟Ethan程度不相上下的可怕东西。Brandt至今还忘不了,有一次他在跟情报部主管说什么东西时,Ethan从旁边经过顺手掰过他的脸亲了上去,而他也无比自然的回吻之后,情报部主管精彩无比的表情。


从那次严重的有损威严的事件过后,Brandt对Ethan的这个陋习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并慎重地警告面前这个一脸无辜的家伙道,如果下次再在公共场合索吻,他一定会久违的跟Ethan去训练室干上一架。


结果是下一次,Ethan拿着任务的情报文件去找Brandt核对细节时,忙得团团转的首席参谋见到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掰着Ethan的肩在他嘴上吧唧来了一口。


Ethan当然没放过这个大好机会,趁Brandt还没反应过来时把他拖进一个深吻里,全然不顾周围同事向他们吹起的口哨。


“干上一架?”Ethan松开呼吸不怎么顺畅的Brandt,看着对方湿润的蓝色眼睛从茫然转变到羞愧再到恼羞成怒。


最终他们还是干到了床上,Brandt骑在Ethan身上,手握成拳用他当时能使出来的最大力气捶打对方结实的腹肌,然后在Ethan一顶胯之后,无论是态度还是脊背都软下来,虚着力气发出细小的呜咽和呻吟。


最后Brandt对Ethan的这个陋习的处理态度变成了不了了之,或者说是自暴自弃。


同事们的反应也从朝他们吹口哨变成了诸如“拜托”“回房间去干”此类的抱怨。


对IMF的内勤以及部分外勤人员来说,现在可怕的家伙又多了一个。


Brandt真正意识到问题所在的时候,是Ethan不远万里的特地专门去兑换了只能在当地用的卢布的硬币,不辞辛苦地从白俄罗斯的一个名叫明克斯小镇的某个电话亭里,在美国时间凌晨4点的时候弄响了Brandt的手机铃声。


“Ethan.”Brandt向后靠倒,揉了揉眼睛,暂时放下手上分析生化武器来源的工作,等待对方开口。


电话那端只有安稳的呼吸声,夹着电子噪流和风拍打电话亭门的震动声。Brandt忽然有些担心,毕竟对方才是那个刚完成on the plane壮举的家伙。他坐直身子,双手捂着手机,又轻轻唤了一声:“Ethan?”


“Will、”Ethan的声音终于响起来,可能因为吹了强风而有点哑,他继续用有点哑的声音说道,“我想见你。”


噢,得了吧。Brandt挂上电话后重新驼在电脑前,食指一下一下地滚动鼠标滑轮,灌下去一杯已经带上凉气的速溶咖啡,大量咖啡因在口腔内发酵出酸涩的味道。这招已经用过了,我不会再上当了。Brandt这么想着。


第二天他顶着黑眼圈在IMF的指定停机场吹了四十六分钟的冷风,给了刚下飞机的Ethan一个拥抱和吻。


完蛋了。Brandt在Ethan的舌头缠上他的之前,绞紧脑汁想要赶紧思考出问题的答案,但结论是他已经彻底的无可救药了。


——

5:15


Brandt在Ethan怀里睁开眼,抓住对方缠在自己腰上的手腕并移开它,脸窝在身旁人的颈侧蹭了一把,发觉弄醒了Ethan后伸手揉了一把对方稍微剪短了一点的头发,想要起身,但对性爱之后浑身的酸涩皱起了眉。


而Ethan重新把Brandt拉回自己怀里。他还没完全睁开眼,混着鼻音含含糊糊地哼出含混的单词,Brandt猜Ethan是在问他要去干什么。于是Brandt如实回答:“煮咖啡。”


“你还要去总部?”Ethan看上去已经清醒了大半,至少说话已经不再像梦游了。他接着冲Brandt挑起眉,“在我们刚刚从英国回来不到7个小时后?”


“托你的福,我得去收拾这个烂摊子。”Brandt顺着Ethan的力道重新窝回他怀里,双腿缠上对方的腰,从Ethan的颈窝里微微仰头向上翻起眼皮看着他,“鉴于咱们耍了局长,所以得有点诚意。”


【和谐 一小段肉渣 完整版在WB或者SY】


当阳光大咧咧地从窗帘的底缝里钻进来,在早就更换了的双人床上拉出一条亮线时,床上的两个人已经解决了每位男士都会有的晨起小麻烦。


Brandt再次睁开眼。


从卧室到厨房的距离是二十三步,中途还得穿上不知道扔在哪的睡衣,找到躺在鞋柜里的居家拖鞋;而温软的被窝和Ethan的体温只隔了半个拳头的距离。


Brandt选择了违反了他的作息,但显然更舒服的那个。


9:26


咖啡壶在橱柜里安静的站着,装着深棕色小豆子的纸袋靠在旁边。


文字END 而他们没有

评论(5)
热度(76)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