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别信吸血鬼 (上)(拉郎警告)

拉郎存档 不否认是EB衍生

夜访吸血鬼的莱斯特×女巫猎人的韩塞尔

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中篇和下篇【【【脑是脑好了但是没时间写【【【




韩塞尔挨个拿起所有摆在桌子上的玻璃瓶,翻转手腕,将里面的药水悉数倒在面前这个被铁链绑起来的金发男人……不,这家伙是什么物种有待考证,总之不是人类就对了。他撇了下嘴,用空闲的那只手拍了拍这位不明生物湿漉漉的金发,把特意配制的,掺了巫术的药水,均匀地顺着对方枯槁的面皮和裸露的骨架抹至全身。所有工作都完成后,韩塞尔随手把药瓶扔到桌子上任它们东倒西歪。他退后几步,一把抄起自己的铳枪,将枪口对准了被铁链束缚着的家伙。


谨慎一点总是没错的。韩塞尔将枪托垫在肩窝里的角度调整了一下,眯起半只眼。


药水所流淌过的地方发出嘶嘶的响声,冒出一缕一缕的白烟,啃食掉对方枯槁如树皮的肌肤。但那些皮肉模糊的地方,却超出控制地迅速进行了新生。


韩塞尔皱了皱眉,又退后一步,无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开始不断地猜测面前这个正在自我修复的家伙到底是什么生物。他张开手掌捏了下手指,听见指节发出响声后重新把食指搁置在扳机旁边,随时准备开枪。


那个金发的家伙毫无预兆地睁开了眼睛,但看上去似乎还在愣神,仅仅是直勾勾地盯着对准他的枪口,连一点挣扎的反应都没有。


"Morning,sunshine."韩塞尔朝那家伙眨了下眼,挂上一副友好的微笑,将食指搭在扳机上。


对方闻声,缓缓转动澄蓝色的眼珠,直到与他视线相交。韩塞尔屏住呼吸,盯着对方重生后俊美非凡的脸,绷紧全身的肌肉,以应对可能发生的所有糟糕情况。毕竟那堆药水可不是用来返老还童永葆青春的。……会不会是格蕾尔配错了?韩塞尔快速扫了一眼那些东倒西歪的玻璃瓶,不合时宜地开始回忆起兄妹俩一起研究的,只有白女巫才懂的晦涩文字。


“你想……”金发的家伙缓缓开口(把韩塞尔飘到他跟妹妹吵架内容上的思绪拉了回来),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里漏出来。他蹙起眉,清了清嗓子,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等到感觉声音不再那么糟糕后再度开口,“你想杀了我吗?”


“理论上来说,确实是的。”韩塞尔把枪口移开了一些,确保自己的双眼都能被对方看见。他偏了下头,朝桌子上凌乱的空药瓶努了下嘴,“但是那些对付黑女巫的东西对你没什么

用,所以你暂且还不在我的黑名单上,lucky.”


“黑女巫。”对方重复了一遍,微微仰头,撩起嘴角,紧紧盯着韩塞尔,“你是女巫猎人。”


“答对了,没有奖励。”韩塞尔依旧保持着瞄准对方头部的动作,没有移动一分,“现在轮到你揭示神秘面纱了,让我猜猜,蝙蝠精?”


韩塞尔满意地看见那个金发家伙的假笑僵在脸上,一直盯着他的澄蓝的眼睛暗了几分。韩塞尔歪了下头,把眉毛调整到我很无辜的角度,朝着对方眨了下没盯着准星的那只眼,“不打算挣脱一下那些铁链吗,小蝙蝠?”


“我名为莱斯特。”金发男子优雅地笑起来,似乎完全没有因为韩塞尔的揶揄而有所动怒,“实际上我是一名吸血鬼,让你失望了。”


韩塞尔快速眨了好几下眼睛,下意识地哼哼了几声来作为回应,然后又想起来什么一般移开枪口,问了句,“你真的不打算挣脱铁链?”


在没得到答案的两秒之后,韩塞尔终于把他的宝贝铳枪搁置在药瓶子的旁边,小心翼翼地向自称是吸血鬼的家伙靠近,在离金发吸血鬼的半米范围内来回绕圈。


“你真的是吸血鬼?”韩塞尔弯腰,双手撑在膝盖上,睁大眼睛兴致盎然地扫视莱斯特的全身,“我还是第一次见,说实话

。”


莱斯特依旧保持沉默,毫无感情地将眼睛锁定在看上去异常兴奋的家伙身上,一言不发。


确定了这只吸血鬼暂时还无法挣脱束缚,韩塞尔更大胆地靠近他,绕着对方打转转,最后停在莱斯特面前半俯下身,与对方视线平齐,伸手抓向莱斯特适才新生的面皮,来回蹂躏,翻开对方的眼皮,掰开下颚骨盯着獠牙多看了好几眼,最后抓起莱斯特侧脸旁金色的发丝,摸了下耳后又放下来。边干这些的同时韩塞尔一边不停歇地抛出问题:“你敢碰十字架吗?怕不怕阳光?”


莱斯特嗤笑一声,极富讽刺意味地撩起嘴角,如同盯梢猎物一样盯着僵了动作的韩塞尔,就着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留在他脸上的手掌抬起头,露出优美的脖颈线条,“你为何不自己试一试呢,小猎人?”


韩塞尔触电一般地抽回手掌,快速后退到半米外的安全距离,张开口半秒后才掩饰尴尬一般地半转过身发声,“说得不错,可惜现在已经黄昏了,我保证明天中午带着银质十字架和我妹妹一起再来找你玩。”


“黑夜漫长寂寥。”莱斯特用一种吟诵的声线开口,韩塞尔回过身,抱着双臂皱起眉看向他,“而你将我唤醒。”


韩塞尔点了下头,露出个被逗乐的表情,“如果你是说把一只吸血鬼从一口棺材里弄出来还有赏金拿的话,不客气,我挺喜欢干这活儿的。”


莱斯特没有回应他,接着往下说道:“我将回报于你。”


“噢。”韩塞尔靠在桌子旁边,摸了下鼻子,“吸血鬼的报恩,听起来就挺恐怖的。”


“可你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莱斯特重新展开一个贵族一般的优雅笑容,但眼神却让韩塞尔吞咽了一口唾液,右手向后摸索他刚刚放在桌子上的铳枪。


莱斯特突然笑出声,低音的声线从喉咙里震出。韩塞尔抿紧唇,睁大眼睛瞪向沉浸在自己的乐果的金发吸血鬼,开口质问:“你笑什么?”


“没什么。”莱斯特脸上依旧带着愉悦的笑容,充满玩味地看着韩塞尔,偏了下头,“我当然能够给你带来好处,亲爱的。”


对方话音刚落,韩塞尔一把抓起铳枪快速地上膛瞄准,冷哼一声,“吸血鬼的小把戏。”


“无人不受益。”莱斯特弯起嘴角,仰起头,充满真诚地越过枪口看向韩塞尔蓝色的眼睛,“解开这些铁链,韩塞尔。你唤醒我,放我自由,我必将回报你。”


韩塞尔皱着眉看着笑得无比优雅地莱斯特,放下铳枪又举起来,反复了几次,最终还是把枪下了膛,重新扔回桌子上。


“比如?”


“只要你开口。”


“我不信你。”韩塞尔冷哼一声,踮起脚坐到桌子上,“永远都不会有免费的糖果屋。”


“了解。”莱斯特保持着微笑,微微点了下头,月光从钉着木板的窗户里漏进来,给吸血鬼的金发和蓝眸镀上一层银光,他接着开口,“那么来做个交易,你给我提供血液,我为你狩猎女巫。”


“我哪有好处了?”韩塞尔瞥了眼莱斯特露出一小部分的獠牙,努嘴示意,“被你咬一口看上去跟和黑女巫们打上一架一样疼,不干。”


“恰恰相反,实际上这是很令人享受的事情。”莱斯特压低声音,月光照进他的眼睛,折射出危险的光,“我保证(I swear)。”


韩塞尔沉默着不出声,抱着双臂,脚尖点着地面。“不要再想了。”莱斯特适宜地出声,打断他的思考,“来吧,韩塞尔。”


“闭嘴。不准读我的心。”韩塞尔揉了揉脸,毫无威慑力的警告了一句,然后跳下桌子,朝不远处的吸血鬼走过去,着手开始解那些纠结缠绕在一起的铁链子。


束缚解除之后,莱斯特依旧坐在那个快要散架的木头椅子上,抬起眼看着韩塞尔。而后者抱着铁链,疑惑地回应了对方的视线。


等到注意到莱斯特身上破烂不堪的衣物(或许可以直接说成勉强拼凑在一起的布条),韩塞尔翻了个白眼,收好铁链,把自己从进屋时就脱下挂在一边的黑风衣取下来扔到莱斯特身上,转身收拾起自成一片狼藉的空玻璃瓶。


莱斯特裹好风衣,活动了一下僵硬许久的四肢,走过去靠在木桌旁边,看着猎人收拾狼藉的凌厉动作,等他完工后抓过对方的手,然后在对方快速抽回手挣大眼睛瞪着他的时候回以一个无辜的表情。


“现在?这儿?”韩塞尔难以置信地瞪着面前这个无辜无比的吸血鬼,向后退了一点,而莱斯特紧跟着逼近了他。


“当然。”无辜的吸血鬼抬起眼,金发松松地挽在脑后,整张脸的效果让韩塞尔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干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莱斯特眨了下眼睛,又向前一步,“我现在比新生儿都要脆弱。”


韩塞尔呲了下牙,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点点头,“我需要怎么做?”


莱斯特环住韩塞尔的腰,压制住对方想挣脱的动作,一使力将他抱上桌子,抬起头仰视小猎人惊慌的眼睛,绅士地牵起对方的手腕,在韩塞尔的手背上留下一个吻,“享受就好(enjoy it)。”


“等等、”韩塞尔扭动了一下,膝盖窝卡住桌沿,绷紧脚趾,皮靴子在这个动作下发出皮革的摩擦声,“轻点,我以前可没干过这事儿。”


莱斯特盯着韩塞尔躲躲闪闪的眼睛,露出獠牙,轻柔地刺破小猎人手腕脉搏之上的皮肤,用舌头舔掉最开始渗出来的血珠,接着将口腔覆盖上去,吸食起来。


“噢,噢、”韩塞尔躲闪着莱斯特在喝他的血时也一直盯着他的目光,深呼吸了一下,“确实不疼,还有点很奇怪的感觉。”“我以前也见过喝人血的女巫。”“那个女巫把那些人抽干之后还要凝结成血块儿混着虫子和毒草一块儿吃。”“那真是有够恶心……”


莱斯特猛地松开嘴,不耐烦地舔掉牙齿上的血液,伸手捏住韩塞尔的后颈迫使他低下头,恼怒地盯着对方透露着惊慌的眼睛,压低声音,“闭嘴。享受就行了(just enjoy it)。”


威胁成功后莱斯特侧头舔上韩塞尔的侧颈。韩塞尔撑着吸血鬼的肩膀想推开他,但在对方的獠牙刺进静脉的一刻僵住了身子,停止了挣扎。


不能靠说话来转移注意力后,那种奇怪的感觉愈加明显。当难耐的燥热顺着脊椎往下爬时,韩塞尔明白过来这只吸血鬼说得令人享受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了。


性快感。被吸血鬼吸食血液会有性快感。韩塞尔浑浑噩噩地想到,回去后得要把这条注意事项记在那个缠着他妹妹的跟班的小本子上。韩塞尔咬住嘴唇紧闭双眼,蜷起脚趾,仰着头,手指在莱斯特的衣服上抓出皱痕。


而正在进食的吸血鬼手上并没有闲着,莱斯特的双手极具技巧性的游走在韩塞尔的背部,腰线,以及大腿根,比起帮他缓解燥热,更像是撩拨起更多的焰苗。


平常穿着舒适无比的皮制夹克现在开始了预谋已久的跳反,把韩塞尔勒得呼吸不上来,他伸直腿夹住莱斯特的腰,将手指插进对方金色的发丝,无意识地收紧,缓慢地扭动腰肢,拼命想转移越来越无法忽视的,身体内的躁动。


直到莱斯特松开了他的脖子,韩塞尔才哆嗦着嘴唇,吐出卡在喉咙的热气,软下一直绷紧的身子,压下心脏莫名的悸动,趴在莱斯特的肩膀上大口喘着气,缓解失血带来的晕眩感。


“太甜了。”吸血鬼舔舐掉汇集在韩塞尔的锁骨窝里的遗漏的血液,转过头对着伏在他肩膀上的小猎人的耳朵低声说,“令人印象深刻。”


韩塞尔哼哼了两声才意识到莱斯特是在说他的血液。“不要挑食,小鬼。”


他听见莱斯特大笑出声,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之极的笑话。韩塞尔转动他现在因为缺氧而不是很灵光的脑子想了想,突然想起对方是吸血鬼,也就意味着这家伙的真实年龄比他自己大了几十个倍数也说不定。


莱斯特把趴在他身上的家伙抱起来,让韩塞尔坐直身子,然后将自己的手掌覆盖在对方迷茫地看向他的蓝色大眼睛上,最后开口道:“我突然很期待我们的下次见面。”


韩塞尔眨眨眼,感受到眼睫毛刷过对方体温低于人类的手掌所受到的阻力,缓慢地思考莱斯特刚刚说的话。


直到他看见一只穿着黑风衣的吸血鬼推开木屋的门融进月光里之后,韩塞尔才想明白那个混蛋吸血鬼的意思。


操。韩塞尔在陷入黑暗前只来得及这么想。


——


等到第二次见到那个金发的吸血鬼的脸时,韩塞尔果断地上膛瞄准开枪,但直至子弹全部用完也没有打中。


该死的吸血鬼。韩塞尔对着嘴角的弧度弯得无比优雅的莱斯特翻了个白眼。


TBC

EB  
评论(6)
热度(65)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