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碟中谍5】(EB)Mr.&Mr. Hunt 04,05,06 (史密斯夫妇AU)

Ethan/Brandt

过节多更点,以后会在SY同步更新



————————————————

美国,华盛顿,四或五年后


清晨来临时沾在落叶上的露珠还没来得及被太阳烤干,居民区的街道间断地驶过一两辆汽车,人行道上不时有晨跑的人经过。


Ethan松松垮垮随意系着睡袍,左手端着装得半满的马克杯,在骑着老旧自行车的报童经过的瞬间矮身,单手稳稳接住小家伙动作熟稔地飞过来的晨报。对面房子跟Ethan装扮差不多的男主人也端着杯子,蹲下身从地上捡起相同内容的报纸,抖掉沾在上面的黄叶,站直身后朝着Ethan竖起大拇指。


Ethan挂上微笑朝那边点点头,算是邻居间的友好问候。


等到Brandt睡眼惺忪地走进盥洗室,动作迟缓地脱下睡袍想把它挂在挂衣钩上。但挂衣钩仅仅坚持了几秒就放弃继续行驶自己的职责,不负责任地把Brandt的白色睡袍扔在地上。


Ethan手持自动牙刷,把视线从左手拿着的报纸上移开,瞄了一眼盯着掉在地上的睡袍发愣的Brandt后,又重新移回报纸。


Brandt最终踢了一脚团在地上的衣服,揉揉眼睛,伸手去拿牙刷,拧开水龙头。


“该换滤水器了。”Ethan听见旁边人因刚晨起还有点哑的声音,然后含着满嘴泡沫含糊地应了一声。


——


“你觉得Wesley医师怎么样?他的问题有点不着边际。”


Ethan抓着衣柜门侧身偏头看了一眼只围了条浴巾,擦着头发朝衣柜这边走过来的Brandt,顺手帮他拉开了衣柜门,“小心手臂。”


“谢谢。”Brandt把湿毛巾搭在脖子上,背对Ethan开始翻找衣物。


“不客气。”Ethan套上运动背心,顺了一把头发,“Wesley医师的问题确实不太有建设性。”


“四点的咨询我有时不能腾出时间。”Brandt开始系衬衫扣子,转头看Ethan,“路段还很赌,赶过去很难。”


“而且还很远。”Ethan点点头,帮Brandt捡起来他刚刚扔在地上的浴巾,顺手带到浴室。


“所以?”Brandt蜷起食指扣了扣衣柜门,另一只手拉开抽屉随手抓出一条领带,眼睛跟随着Ethan的背影。


Ethan趁着出屋门的转身朝Brandt挑了下眉,没说话。


Brandt的手依旧搭在衣柜门上,努了下嘴,两秒后才收回来,开始系领带。


——


“今天轮到谁了?”Ethan背靠在他自己那辆的车门上,视线随着西装革履的走进车库的Brandt而移动.


“轮到我。想吃什么?”Brandt摘下墨镜,将眼镜腿叼在嘴里,换了只手提公文包,空出来的手伸过去压了压Ethan头上翘起来的发丝,又把对方折进去的运动服的领子翻出来,才满意地拍了拍Ethan的肩,对上他的视线等待答案。


Ethan向上翻起眼珠,不断地眨动眼睛,将手指抵在下唇,做思索状。最后Ethan无所谓地耸耸肩,抬手把Brandt叼着的墨镜拿下来,擦了一下后按回对方的大眼睛上,“交给你做决定。”


“好吧。”Brandt拉开车门跨进去,将公文包安置好,摇下车窗对Ethan喊,“黄油要没了!记得牌子吗?”


Ethan带着招牌笑容朝他点点头,挥了下手,示意Brandt先把车开出去。


——


IMF总部


“Ethan!!”


被点到名的人停止往嘴里灌水的动作,放下水瓶,然后看到如同一头小豹子的Lindsey气势汹汹地朝他这边冲过来,然后在距离Ethan半米的地方急刹车,笑容灿烂大张双臂,“我通过外勤考核了!”


“恭喜。”Ethan也笑起来,向前一步给Lindsey回以一个拥抱,“我为你感到骄傲。”


“谢谢你,Ethan.”Lindsey的双臂挂在Ethan的脖子上,她的眼睛开始有点湿润了,“你是最棒的教官,没有之一,我打包票。”


Ethan笑着亲了下Lindsey的金发,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背以作安慰,“好了,小姑娘,这些话留着第一次任务成功后的庆祝派对再说吧。”


“当然。”Lindsey吸了吸鼻子,松开Ethan站直身子,露出属于年轻女孩儿的专属微笑,朝着Ethan俏皮地眨了下眼,“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


Brandt急匆匆地冲出车库,用公文包顶在脑袋上以挡雨,进到屋里后随手将西装外套脱下来,在经过卫生间的时候扔进洗衣篮,然后快步走进厨房系好围裙开始清理食材。


天很快全黑了下来,乌云卷着雨滴凭借黑暗笼罩更加肆无忌惮地横行,砸在它能够到的任何地方。Brandt把烤箱里包裹着锡纸的牛肉拿出来放到一边,转身向后抬脚踢上烤箱门,走到流理台前抄起小刀,继续切西兰花。


远光灯从沾满一股股水流的窗户外远远刺进来,晃得Brandt眯了下眼睛,皱起眉,抬头看了一眼缓缓开进车库的白色车辆,然后加快手上的动作。


倒好车熄了火后,Ethan把脖子上的银链挂饰从背心里拉出来,解开环扣,将跟挂坠拴在一起的婚戒倒在手心,然后转着圈套好在无名指上。按下关闭车库门的按钮后,Ethan调整了一下后视镜,结果发现Lindsey的唇彩无意间沾在了他的白色运动衫上。


噢。Ethan赶紧用指甲刮掉那些颜色甜腻的唇彩,想起来下午Luther遇见他时那种审视的眼光。怪不得。


“抱歉,我工作晚了,晚饭一会儿就好。”Brandt抬起脑袋,看了眼只穿着背心,浑身都挂满着雨滴走进里屋的Ethan皱了下眉,“你的外套呢?先去洗澡,然后出来吃饭。”


Ethan“嗯”了一声,又喊了句“接着”,就把手里拎着的塑料袋Brandt扔过去。沾在塑料袋上的水滴顺从运动轨迹想当然地砸了Brandt一脸,他抹掉脸上的水,瞪了一眼那个淋湿了的混蛋的后脑勺,把塑料袋里的黄油块儿拿出来扔在案板上,弯身去取平底锅。


“Will!”Ethan的声音从卧室传来,“我的那套棉睡衣呢?”


“如果你是说那套黑色的居家服的话,我已经扔掉了。”Brandt加大声音,撕开包装将黄油抹在平底锅上,头都没抬。


Ethan湿漉漉的脑袋从墙边探出来,“你扔了?”Brandt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去拧天然气的开关,“那衣服已经破了。”


“可是它穿上去很舒服,我最喜欢的衣服之一。”Ethan皱起眉。


“你可以再买。我在准备将他们扔掉前询问过你的意见,记得吗?”Brandt抓着锅柄,一手叉腰,转头瞪了Ethan一眼。


“那时候你问的是这堆垃圾能不能扔,而且我没记错的话,他们还装在一个大型的黑色垃圾袋里。”Ethan偏了下头,迎上Brandt的目光。


Brandt在沉默了几秒后把平底锅直接扔在灶台上,不锈钢撞在锅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下次大扫除你全权负责,亲爱的。”


Ethan没说话,盯着双手叉腰表情透露着烦躁的Brandt,与他对视了几秒,最终眯起眼点了点头,向浴室走去。


——


“那么,第二次会面,来谈谈吧。”咨询师翻过手上的文件板,扫了一眼对面微笑得体的绿眼男人,“你一个人过来的吗?”


“我只是……”绿眼睛的男人逐渐收起笑容,停顿了一下,抹了一把脸才继续说道,“我先声明,我很爱我家那位。”他又曲起手指,不缓不急地,一下一下地,叩着椅子的木扶手,发出有节奏的响声。“我也很想让他保持愉快的心情和幸福感。”


“但是有些时候。”绿眼男人向后倒过去,几乎躺在椅背上,双手向后捋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又快速坐起身,用双手比了一个想掐死什么东西的手势,同时配上咬牙切齿的表情。


——


Ethan发出一声轻微的哀嚎,脸皱成一团,把眼睛眯开一条缝,从被窝里探出头,用膝盖顶了顶Brandt的小腿,“亲爱的,拜托,关灯睡觉。”


“再五分钟。”Brandt专注于杂志文章,头都没偏一下。


——


“我们之间有了裂缝。”蓝眼男人抬着眉毛,手扶着额,眼神虚无地盯着地板上的某一点,“然后裂缝逐渐扩大变成鸿沟,我们开始不和对方谈事情。”


蓝眼男人收回视线,仿佛质问一般地看向咨询师,“这算什么?”


咨询师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展露一个笑容,“婚姻。”


蓝眼男人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然后垂下头看向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拔下来又重新戴上去。


“你们不跟对方谈什么?”咨询师合上文件夹,双手交叠,看向对面单人椅上目光游离的蓝眼男人,抛出问题。


蓝眼男人将目光重新放回到他身上,张开口想说什么,但最后仅仅笑了一下,没出声。


——


“William!”Ethan的声音从浴室传出来,“帮我拿下毛巾!”


“我很忙!”Brandt快速敲击着腿上放着的手提电脑,用同样大的音量回复道,“你自己出来拿!”


Ethan又喊了几句什么,但Brandt没管他,继续回复邮件。一会儿他抬头就看见连浴巾都没有围的Ethan赤身裸体地在家里乱转,败坏风气。


Brandt皱皱眉,眼睛随着以浴室为起点的一大滩水渍,沿着路径到达终点阳台,最后转到刚从水里捞出来没两样的Ethan身上,开口谴责,“你把木地板都弄脏了。”


Ethan取下晾在衣架上的浴巾围在腰间,转过头盯着Brandt回击道,“如果你刚刚帮个小忙就不会了。”


Brandt瞪回去,“如果你在进浴室之前就想到浴巾和毛巾都还在阳台上的话,就更不会了。”说完后Brandt扫了一下对方裸露的腰间,停了一下开口问道,“那块儿淤青怎么回事儿?”


“前几天摔的。”Ethan拿起浴袍,把干毛巾搭在肩上,最后歪头,斜睨了一眼Brandt,往浴室回走。


Brandt在Ethan摔上浴室门后用鼻子哼了一声。


——


“你们之间有多坦诚?或者说,你对他有多坦诚?”


“相当的。”蓝眼男人点点头迅速回答,将右腿搭在左腿之上,双手交叠置于膝盖。但他似乎又想起什么一般转了转头,拉了下领带开口道:“我不会对Ethan说谎,只是……”


咨询师朝他点了点头,按下圆珠笔,等待蓝眼男人开口。


蓝眼男人最终僵硬地笑了一下,“只是我有点小秘密。”他咬了咬下唇,继续说道,“任何人都有秘密,不是吗?”


——


“Ethan?我有点东西需要给你看一下。”Luther的声音从手机另一边响起,Ethan抬了抬眉毛,脚蹬在地上向后挪了挪转椅,从门缝中确认了一下对面的Brandt也在讲电话,注意力不在他这儿后,才压低声音回复Luther,“我跟你说过,除了在总部以外不要给我——”


“我知道,我加密通话了。”Luther迅速地打断Ethan的不满,“是真的情况紧急,我必须找你。”


Ethan哑声,又瞄了眼门缝,看见Brandt已经把手机从耳朵旁边拿下来了,立马起身站在对方的视线死角,注意着对面屋子的动静,然后开口,“给我坐标。”


“老地方。”


Ethan皱了下眉,“太远了,我一会儿还得跟Will去参加邻居的聚会。”


“我的老天。”Luther暴躁又不耐烦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来,“没问题,没问题,改成离你家最近的那家沃尔玛,居家好男人。”


“感谢理解。”Ethan耸了下肩,挂掉电话后向卧室走去。


Brandt在系领带的时候被身后的响声吓了一跳。“Jesus.”Brandt快速回过头确认了一下是Ethan站在后面,背对着他在抽屉里翻找什么东西。“你吓到我了,Ethan. ”


“抱歉,我就找个东西。”Ethan随便拿起什么胡乱晃了一下,从倾斜搁置在桌子上的小镜子里盯着Brandt的动作,侧头开口,“你要出门?”


Brandt“嗯”了一声,捋了下领带,“公司的账单有个地方核对不上,我得去确认一下。”


“我们跟Colin夫妇约好了?”Ethan干脆转过身,将重心移到桌子上,靠在上面看着Brandt把西装外套从衣柜里取出来,套在身上。


“我知道,我会很快。”Brandt朝他点点头,而Ethan向前帮Brandt整理西装翻领,看向对方的眼睛,开口问道:“多长时间?”


“四十分钟足够了,亲爱的。”Brandt站在那里等Ethan整理好他的西装外套,向前倾身在Ethan脸上亲了一下,露出一个微笑。


Ethan回吻了他,站在屋里通过窗户玻璃看着Brandt走进车库,等到Brandt的车离开后,Ethan立马套上外套,抓起钱包和钥匙出门。


——


“你也许觉得,只有你孤单地面对这些问题。”咨询师露出一个真诚的微笑,确保对面绿色眼睛的顾客能够感到舒适和自在后,继续开口,“实际上,无数的夫妻都面对这种问题。”


绿眼男人小幅度地点点头,闷着声回应。


“同性伴侣也是一样的。”咨询师在文件板上写下什么东西后。再次抬起头,“大多数同性伴侣的问题比你们要更加严重,所以不要担心。”


绿眼男人眨了眨眼睛看向咨询师,张开口,但不知要怎么回答。


——


“William.”行动主管迎上前,向刚拐过走道的Brandt点点头,示意对方跟他走。


“哪部分的情报出错了?”Brandt接过对方递来的平板,快速向下划动确认情况。


“根据我们的特工所反映的描述,有一组装备齐全的尸体在四处狙击地点被发现,但这并不是CIA的外勤特工干的。”行动主管停顿了一下,说出自己的总结,“所以现在我们无法掌握这其中到底掺杂了多少股势力,以及这组已死亡的是敌是友。”


Brandt点点头,将平板划到最下面,屏幕上显示出来刚刚所说的那组已回收尸体的尸检照片。他皱起眉,将照片上的金发女子的容貌记下来后抬起头,“不管是敌是友,现在的情况是有别的势力一块儿盯上了国防部长的脑袋,没错?”


行动主管点点头,没吭声。


Brandt努了下嘴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他停下脚步,转向自己的办公室,向对方打了个手势,“我会去分析的,一旦完成就交给外勤部。”


“不,William.”行动主管伸手压住他的肩,Brandt疑惑地回头看向他,行动主管继续开口:“没有情报。”


Brandt皱起眉。


而行动主管耸了耸肩,“局长下的指令,Hunley要你全程跟进这次任务。”


“我以为我是参谋。”Brandt转回身,轻轻剥掉行动主管搭在他肩上的手,“只需要分析情报提供任务目标选择的那种。”


“首席。”行动主管换了只手拍拍Brandt的胳膊,“况且你还做过外勤,实时分析没人做的比你更好了。”眼看着Brandt又要开口说什么,行动主管把平板塞进他怀里,快速开口,“不用担心,你只需要待在行动指挥室。”


“好吧。”Brandt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平板,抬起头看向已经准备离开的人,“我现在可以离开了?”


行动主管停下后退离开的脚步,疑惑地看向他,“你不去情报部看看?”


Brandt晃了下身子换了下重心,转了转眼珠,然后支支吾吾地开口:“我得和我家那位去参加邻居的聚会……”


“噢。”行动主管大笑起来,又上前一脸真诚地拍了拍Brandt的肩,“没问题,行动开始前一天我会打电话通知你的,已婚人士。”


——


Ethan走进沃尔玛超市的大门,扫视一圈看见正在零食货架台前装着挑选着什么的Luther,然后朝那边走过去,背对着他开始挑架台最上面包装花哨的巧克力豆。


“确认没人跟踪你?”Luther的声音从身后传来,Ethan快速回想了下刚刚的路况,用鼻音回答了对方。


Luther等了一会儿,才继续小声开口说道,“你训练的那位学员,她的任务失败了。”


Ethan的手僵在巧克力豆上,他过了两秒才找回声音,拿起一袋离他最近的包装袋,“Lindsey. 她现在……怎么样?”


Luther转过身,和Ethan并排站着,开口又合上,反复了几次,才发出声音:“我很抱歉。”


Ethan捏紧了巧克力豆的包装袋,控制着自己不去捏爆它,最后Ethan冷静下来,“尸体在哪?”


“被CIA回收了。”


“Luther,我只是她的教官。”Ethan闭上眼睛,深呼吸平复了情绪后又睁开,视线没有偏转,“况且CIA已经回收了尸体,他们会接手这事儿的。我看不出这跟我有什么联系。”


“联系是她给我寄了张明信片。”Luther双指夹着一张卡片,翻动手腕将它举至Ethan眼前,“而且据我所知,我认识的人里姓Hunt的只有你和你家那位。哦,也不能说认识,毕竟我只从监控镜头里见过你家那位。”


Ethan皱起眉,换了只手拿巧克力豆,接住那张明信片。不大的卡片上除了最上面用大大的字号写着Dear Hunt,剩下的全部是鲜有间隙的,看似任意组合的字母和数字,它们密密麻麻地挤成一团,看上去像是一个旅游中兴奋过度的人写的旅游感想。


“告诉我你破译过了。”Ethan来回翻动小卡片,习惯性地查看有没有什么他遗漏掉的关键点。


“当然,这事儿我在家就干完了。”Luther四处转头确认了一下周围的路人和摄像头,然后拉过Ethan的肩膀,指着上面杂乱的内容小声说:“IMF有危险,躲开CIA,去见部长。”


——


评论(4)
热度(64)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