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血界】(史克无差)太阳照常升起

阅前提示:角色死亡,角色死亡,拙劣的模仿品

 
 

大大的本在15号再贩了,可是我因为懒没有天天在虎穴蹲点……啊啊啊啊啊我想死我想死 于是在debuff加持下写出了这么个难受的东西……

 
 
 
 
 

日头升起。


他对着镜子翻过白色衬衫的领子,拉开抽屉,挑了挑,最后从一格里拿出一条红色的领带,熟稔地系好,在上面夹上领带夹。他伸手压了一下领子和前襟,往手上喷了点须后水拍在颈后和领口,走过去将衣架上的西装外套拿下来,往身上套好,出了门。


天空一如既往被浓雾所遮掩,看不到原本的颜色。人行道上有个体型臃肿的人类和一个异界生物在起争执,道路一边的机械警察正在缓慢地向那边移动。史蒂夫的食指一下一下地轻敲着方向盘,等到被浓雾所打散的朦胧红光消失,松开刹车抬起离合,跟随车流向前移动。


史蒂夫推开莱布拉总部的大门,环视一圈发现连杰特都不在,茶几上放着刚刚煮好热气氲氤的咖啡壶。史蒂夫往自己的马克杯里倒好咖啡,看到电脑旁边喝了一半的茶杯,走过去将茶杯里的表面结了一层垢的红茶全部倒掉,填上咖啡。


最后他还是将茶杯里的咖啡再次倒掉,去泡了新的红茶。甩了甩被开水烫到的手,他把酌好红茶的专用茶杯放在电脑旁边,从电脑前面一厚沓的文件里取走在上面的大部分,坐回自己的办公桌,翻开了最薄的那个。


史蒂夫听到大门被推开的声音,抬起头看见雷欧手里拎着外卖的盒子,跟着刚结束晨跑的杰特一起进来。“早上好。”他展开一个平常不过的笑容,对着矮个子青年和半鱼人问好。


“……早上好。”杰特回复了他,声音轻柔,像是怕惊扰了什么一样。雷欧冲他微笑,攥紧手里的塑料袋。


雷欧将视线转移到电脑旁边冒着热气的专属茶杯,凝视良久,最后什么也没说。


——————————————


克劳斯的葬礼大概已经举行了。


希望是个晴天。阴沉的乌云不适合那位德国绅士,只有太阳才配得上他的爱人。他并不能和吉贝尔特一同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莱布拉需要他继续待在这里。史蒂夫从机场回来后,把自己和几瓶酒关在一起。他懒得去看到底是什么酒,只是随手从克劳斯花了一整天摆好的酒柜上面取下来。


被酒精麻痹的大脑不受控制地又在一遍一遍播放着那天傍晚,与血和夕阳融为一体的克劳斯倒下的画面,史蒂夫痛苦地蜷在沙发里,抱住头揪住发根,强迫自己将画面定格在满地的沙砾和建筑的断岩残骸中弯曲的钢筋里。


他醒过来后,头疼欲裂,喉咙干得说不出话来,关节像年久失修的户枢一样僵硬无比。他滚下沙发,不小心踢到了被忘在地上的酒瓶,谢天谢地,是空的。他爬起身,跌跌撞撞地走进浴室,打开花洒,调到凉水档,好让快要裂开的脑袋冷却下来。史蒂夫抹了把脸,对着水龙头胡乱喝了一通,从药箱里翻出阿司匹林吞下去,擦干头发。


他套上西装,又脱下来,往自己身上洒了一些曾经是两人共用的古龙水,企图让宿醉的痕迹消失无踪。钴金的透明瓶身中晃荡着剩下大半的液体。史蒂夫拧开门把,又折了回来,给窗户边的所有植物都浇了水。那盆绿萝的叶子有一些枯了,他捡起落在地上的枯叶,扔进花盆里,出了门。


莱布拉的总部里只有珍和KK在,看到史蒂夫进来,珍急忙把手里的档案袋藏在身后,将茶几上凌乱摆放的照片扫到一起,捏起来将背面朝上放下。“史蒂夫先生……”


史蒂夫瞄了一眼照片背面用马克笔写着的K.R.,走到珍面前,扬了扬下巴。“那是尸检报告吗?”他没有说出来名字。


“……是的。”珍皱眉,又向后挪了一点。


“能把它给我吗?”


“……”珍低下头,咬着嘴唇。“好的。”珍还是把藏在身后的档案袋拉了出来,将桌上的照片拢好放了进去,递给了一直伸着手的史蒂夫。


他将档案袋上的麻绳慢慢绕好,走向自己的办公桌,而一直在冷眼旁观的KK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他被迫停下来,回头看向高个子的金发女人。


“滚回家去,史蒂夫。”KK开口,语气跟往常一样并不是那么友善,“丧尸都比你更像活人。”


“谢谢关心。”史蒂夫挂上微笑,感到药片的苦涩味从舌根泛上来,“我很好。”


他并没有再去打开档案袋,牛皮纸的纸袋被放在卧室书桌上的电脑旁边,仿佛被遗忘了一般。


——————————————


然而世界总是处于危机之中。


史蒂夫靠在墙上,整理着新晋升的年轻警官透漏给他的信息,同时感到一阵头疼。


“警方的人全部死了吗?”史蒂夫恶言相向,转过身寻找KK的狙击枪头。


“我们有什么办法。”达尼艾尔咬着烟嘴,双手枕在头后,“又是军火走私又是吸血鬼,只能找你们了。”


“军火走私而已,不是天天都在发生吗。”


“核武器。”


哦。收回前言。


等到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警官叫住了他。“呃……”达尼艾尔眼神漂移不定,看到史蒂夫不耐的眼神后终于再次开口,“你们大概需要一个新首领……”


“不需要。”史蒂夫盯着有些被吓到的达尼艾尔,脸上一直挂着的笑意悉数不见,“不需要,谢谢。”


——————————————


他应该带上不可视人狼过来的,或许搜集情报的速度能快一点。史蒂夫端着餐盘,上去到甲板上,向着朝他挥手的扎布走过去,在雷欧旁边的板凳上落座,把切好的水果叉进口中,咽下去后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一直盯着甲板地面的雷欧抬起头,眯着眼睛开始用铅笔头在小本子上画示意图。“底下一共有四个仓库,有三个的门前一直有人把守,其中有一个是血界眷属。”


是的,非常需要不可视人狼。


“我都不知道现在那些吸血鬼都非常乐意来当保镖了。”扎布咬着塑料叉子,“去威胁船长吗?”


“那么你大概会被船长一枪爆头。”史蒂夫看了他一眼,转头问雷欧,“你能把无关人员都控制在甲板上吗,或者让他们全部乘救生艇逃走?”


“听起来好像很不容易。”雷欧戴好护目镜,将刚刚画好的最佳潜入路线图交给史蒂夫,“不过我会做到的。”


————————


“我都不知道,现在你们这些血界眷属,变得非常乐意来当人类的保镖了。”史蒂夫单手撑在地上,背对着被开了个大洞的仓库门,抹掉糊住眼睛的半凝固血块,转述刚刚听来的嘲讽。


“只是一些有趣的小原因。”重生完毕的吸血鬼现出身形,居高临下地看着史蒂夫,“看着失去首领的一盘散沙被慢慢击溃不是很好玩吗?”


史蒂夫咬牙,五指抓成拳,动用全身的力气对准下盘进行攻击,将对方踹到箱子上后发动血冻道,尖头的冰锥被瞬间敲碎,他被强大的力道拍到墙壁上,吐出夹着血沫的唾液。


“人类的感情真是有意思。”血界眷属拍掉领子处的灰,猩红的眸子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墙根处的人类,转身跨过门上的大洞,准备离开,“虽然很想杀了你,但是有一个小礼物还没有送到,所以还是下次再见咯。”


糟糕。史蒂夫闻言惊起,扶着墙壁等待失血带来的晕眩过去,绷着全身上下的骨头,拖动身子向最里面的那个仓库跑过去,踏出一层冰壁使铁门急速降到低温后一脚踹开,忍受着伤口重新撕裂的痛楚摸索着进去。


被木箱堆满的仓库角落里闪着不妙的红光。FUCK,他当然知道这红光代表着什么。他蹲下身子,看着计时器上不断倒数的数字。


1:03,他伸出因为受伤而不断战栗颤抖着的手,撕扯了一下牢固无比的胶带和绕成一团的黑色电线,最后站起身退后几步,停顿了一下又退到仓库外面,用冰把整个仓库剩余的空间全部填满,然后转身向通往上方的铁楼梯狂奔,像是被困在噩梦里,怎么跑都不够快。


感谢肾上腺素,让他在没死之前遇到了被血浸湿衣服,向他这边跑过来的扎布和雷欧。史蒂夫抓住扎布和雷欧的衣领,没做解释,向最近的出口冲去。爆炸的巨响堵上了所有人的耳朵,炙热的气浪夹着没来得及升华的冰渣像一只巨手一样把他抓起来,重重地拍进海里。


操他的陷阱,史蒂夫只来得及这么想,然后被黑暗吞噬了。


————————————


他站在夕阳中,身后是大大小小断裂破碎的石砾。克劳斯站在他面前,伸出带着皮质拳套的右手,覆盖住他有伤疤的那侧脸颊。他想躲开,沾着粘稠未干的血液,还夹着沙子的皮料来碰触皮肤并不好受。


没等他抬起手臂,克劳斯就收回手转身向前走,与血和夕阳融成了一体。


他意识到了什么,想要大喊出声,想要跑上去抓住克劳斯,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声,动弹不得。


最后他只能看着克劳斯的身体被洞穿,跪在地上,垂下了头,血被夕阳染成金色。


————————————


史蒂夫醒来的时候犹如溺水一般呼吸困难。


他足足花了十秒钟来意识到自己不是真的溺死在海里了,心跳检测仪器的荧光屏静默地发着幽光,来提醒他还活着。史蒂夫艰难的移动被绷带和夹板所武装起来的大拇指,按下了红色的按钮。


史蒂夫第二次醒来的时候,他身上插着的各种管子已经取掉了。不知是第几号分身的女医生坐在他的床位旁边,在写些什么东西。“女士。”史蒂夫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到像一个快要垂死的老头,于是放弃了搭讪的想法,发出咕哝声,“水……”


卢西亚娜把带着吸管的杯子递给他,又看了他一眼,放下本子。“左臂的骨……”


“嗨。”史蒂夫打断她,“我不想知道我的伤口情况,告诉我医疗费就可以了。”


女医生没说话,又盯着史蒂夫看了三秒钟,最后叹了口气,开口:“我差点就要写你的尸检报告了,斯塔费兹。”


“谢谢你令人愉快的陈述,女士。”史蒂夫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双手交叠起来,看向窗外,“那艘船上的其他人呢?”


“……活下来的没多少,雷欧已经做得很好了。”卢西亚娜低下头,拿起刚刚放下的本子。


“我明白了。”史蒂夫吃力地把自己撑起来,光脚站到地上,撑着额头等待晕眩过去,拖着像灌了铅一样的双腿向门口走去。


“不管你想去哪里,回来躺下,这是一个医生的命令。”女医生站起来,快速迈步过去,想要把病人拉回病床。


史蒂夫抓住了卢西亚娜向他伸来的手腕,面无表情。“不要试图阻拦我,医生。”


 
 

TBC未完,应该会填坑……

大大的本子……本子……【淌泪

评论(4)
热度(14)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