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血界战线】突发脑洞,既然老板会说情话,那么......

玩了下绅士的dirty talk这种梗,本意是无cp的,不过看成克扎和扎克大概也是没问题。

“停下,扎布,太过了,这是公共场合。”

克劳斯先生——雷欧含泪满怀感激地向桌子对面的克劳斯投去谢谢解救的眼神。每次出来聚餐喝高的扎布先生总是会对女人高谈论阔,其中夹杂着脏话和各种污秽的词。虽然明白他就是那样的人,但雷欧还是完全接受不了,尤其是他还是被硬逼着听的。

“真没劲。”扎布放开勒着雷欧脖子的手,趴到桌子上头朝下窝在胳膊里。“等等。”扎布想到什么一样仰起头,下巴枕着蜷起胳膊,咧开嘴,抬起眼皮看向克劳斯:“老板啊,我就不信你没有说过脏话。”

克劳斯看了扎布一眼,继续喝酒没说话。倒是坐在克劳斯旁边的史蒂夫答话了:“我认识克劳斯这么多年,还真没有见过他说脏话呢。”

“不,我不信,完全不信。”扎布翻过桌子挤到克劳斯坐着的沙发旁边的位置靠在沙发背上从桌子上捞过来一杯啤酒,开始了一个新话题:“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没说过脏话?我是说,fuck啊shit啊ass啊,或者比个中指之类的,不可能没做过的。”

“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吗。”杰特停下吃东西,鄙夷地看向扎布。“就是,臭猴子。”“你跟着起什么哄啊!母狗。”扎布怒目扫向在吧台坐着喝酒的珍。两个人用眼神交战的时候,结束脑内搜索的史蒂夫摸着下巴开口道:“好像真的没见过……话说回来,克劳斯,你说过脏话吗?从小到大?”

发现躲不过去的克劳斯终于放下在嘴边擒着的酒杯,摘下眼镜,一手捂着捂着眼睛,叹气:“史蒂夫,不要连你也……”“老板哟,我完全可以教你说脏话哟。”扎布将喝完的啤酒杯磕到桌子上,满脸都是喝酒上头了的流氓姿态,对着克劳斯笑得见牙不见眼。

周围已经有人在低声笑了。谁想被教说脏话啊?!话说回来这人真的知道自己说了啥吗?雷欧在心里默默吐槽着,窝在桌子上捧着自己的杯子,越过杯子沿看着对面的发展。如果扎布先生被揍了他就拍下来明天给扎布看,没有恶意,yep.

克劳斯还是保持着平常的表情和笑得异常灿烂的扎布对视着。略显漫长的几秒后,克劳斯把喝了一半的酒杯塞到兴趣满满在旁边看戏的史蒂夫的手里,然后稍微倾过身,用手遮掩着口部,附在扎布耳旁开始低语。

“......”

扎布的眼睛猛的睁大。

雷欧忍不住要笑出声,按下手机的拍摄键。看扎布先生这样子,十有八九是被威胁或者教训了吧。明天可一定要让他看下自己的表情。

“......”

扎布唰地一下坐直身子,看样子酒完全醒了。而克劳斯跟着他的动作,向上调整角度继续开口。

“......”

等等。雷欧看着手机镜头,诧异地发现,那个扎布,对,他脸红了。不是那种喝酒上头的红,而是,是,……,这个人怎么可能跟害羞这个词扯上关系?!

雷欧放下手机,揉了揉眼睛准备亲眼看看难得一遇地场景,然后被扎布猛的从沙发上跳起来的动作吓到了。扎布满脸通红,瞪着克劳斯,蹦不出一个词。而克劳斯只是坐直身,理了理衬衫领子和领带,从一脸疑惑的史蒂夫手中拿过他的酒杯,仿佛刚刚发生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

最后扎布只从嘴里挤出一句fuck就冲向厕所的方向去了,途中撞倒不少桌椅和人。

雷欧目送扎布冲进厕所,僵硬地转回头看着克劳斯。克劳斯先生说了什么?说了什么?!那个可是扎布先生啊?!纯正的流氓居然害羞到脸红而且逃了?!


“克劳斯……你刚刚,说了什么?”同样被扎布的行为吓到的史蒂夫还盯着扎布消失的方位。


“没什么,只是一些不宜在公共场合出现的污秽之语,大家继续吧,不用管扎布。”克劳斯放下酒杯,示意大家继续玩。

不如说,好厉害。雷欧翻着手机相册,不知该用什么词形容自己的感受。

而另一边用冷水冲了脸的扎布,撑在洗手池上,花时间思考了下自己是不是双。

评论(3)
热度(39)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