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血界战线】(雷克)情报获取途径

雷欧×克劳斯 乘号有意义

不适者请自行避雷 虽然我觉得是雷克雷无差【】

十分OOC 我已经不知道在写啥了


这次的事件也圆满解决了,依靠史蒂夫先生得来的情报。


参与了情报调查的大家在茶几上围成一圈讨论细节写总结报告,其实只有史蒂夫在写,雷欧帮忙而已。扎布和珍坐在沙发另一边在抢下午茶吃,克劳斯依旧坐在电脑桌前噼里啪啦的敲键盘,老管家站在克劳斯的旁边。


“说起来……”帮着记录完数据的雷欧咬着笔,“史蒂夫先生是怎么获取情报的?克劳斯先生也是,感觉好高效啊。”被点到名的克劳斯抬起头看向雷欧。


场面安静了几秒。


“当然是色诱啊,乡下人。”扎布咬着饼干斜眼瞥着雷欧。


“啊————?!”雷欧满脸通红地从沙发上跳起来,语无伦次地看向悠然自得的副官,半天蹦不出一个单词。突然想到刚才自己问的另一个人,又像受到了惊吓一样唰的扭头盯着克劳斯,支支吾吾地开口:“克、克劳斯先生也是吗?!”


克劳斯眨了几下眼睛。史蒂夫明显是在忍笑,扎布早就笑得在沙发上捂着腹部气若游丝,珍看似还在吃茶点,但是微微抖动的肩膀暴露了笑的飞起的内心。


“女士在的场合不能说这种话,扎布。”对于克劳斯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向扎布输出绅士教条的情况,雷欧稍微有些小失望,他蛮想知道答案的。然后他就看到珍自下而上地消失了,临全部消失前还向他传达了个坚毅的眼神,竖起大拇指。


哦哦,接收到了。问到了一定要告诉我的这种话。雷欧在心里也默默竖了个大拇指。


雷欧重新看向克劳斯,希望通过眼神向他的老板传达一个我真的很想知道告诉我呗的讯息。可惜克劳斯不知有意无意地无视了见过很多次的神之义眼,重新投入不知到底在干啥的敲键盘大业中。


气氛陷入沉默,雷欧略挫败地将视线转向克劳斯身边站着的老管家,可惜吉贝尔特只对他笑了笑再就没理他。把视线收回来和扎布对视了一下,而后者撇了下嘴。雷欧看向史蒂夫想寻求答案,但副官仅仅耸耸肩,边挂着笑边端着专属马克杯出去了。


目送史蒂夫出去,雷欧又看向暂停了敲键盘的克劳斯,想了一个计划。


夕阳斜下。


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一直坐在沙发上看起来像是在玩手机的雷欧抬头看向似乎结束了工作正在整理东西的克劳斯,然后理了一下衣服,站起来向办公桌走去。


“怎么了吗,雷欧纳多?”克劳斯停下动作,开口询问抿着嘴唇向他走过来的棕发青年——或者是少年?——表情很严肃,应该是很重要的事。克劳斯放下手里的笔记本,调整坐姿等待雷欧出声。


“克劳斯先生,请问,你的情报获取途径?”雷欧双手撑在桌面上,身体前倾,眯着眼睛盯着克劳斯,造成一个平时体验不到的俯视效果。


克劳斯一时回答不上来。他没想到雷欧还想着问他这个问题。克劳斯看着纹路精密的神之义眼,大脑高速运转想着解决办法。那种险恶之地,雷欧纳多不应该知道的。“莱布拉的成员存在于HL的任何地方,我有自己的……”“不不不,克劳斯先生,”雷欧收回手,局促地笑了一下,“我的意思是,呃,色诱……?”


克劳斯没反应过来,半张着讲话被打断还来不及合上的嘴唇,像听到了第一次听闻的奇异之事。然而雷欧并没有像平时一样转换话题融洽气氛,而是一直等着克劳斯的回答。“如果情况必须的话,是的。”克劳斯调整了一下状态,回答道。


“这样啊……那一般该怎么做呢?”得到了想要的回答的雷欧放松了下来,自然地顺着话题往下问,直到说出口才发觉到自己貌似问了个不得了的问题。“等等等当我没……”“你的战斗力不是很强,不太适合色诱这样方式,无意冒犯。”克劳斯接了话后站起身,迈开两条大长腿向酒柜走去。


这是报复吗?我可以把这看成是报复吗?雷欧眼神死了地倚着办公桌看着他的老板从酒柜顶层取下一瓶他看不懂的语言的酒和两个高脚杯向他这边走回来。虽然知道克劳斯先生是真的没有恶意,雷欧撇嘴接过克劳斯递给他的空的高脚杯。“但是我可以给你示范一下色诱的标准过程。”克劳斯边说边旋开瓶塞,像是在陈述今天天气不错一样。


……啥?这次换雷欧傻了,连克劳斯正在往他手里的高脚杯中倒红酒这个信息都没反应过来。这算啥,雷欧晃了晃酒杯,满头问号地抬头看着克劳斯接下来的动作,莱布拉的员工福利?


……


雷欧感到全身的血液争相往上涌,刚刚脑子里的猜测疑云全被一大片空白代替。


克劳斯侧过身子,将臀部靠在桌子沿边向下压了压,单手弯曲朝后撑在桌子上,向他这边稍稍歪过头,右手举起装了半满的酒杯,杯沿轻压住下唇,下虎牙若隐若现之际,将在光线照射下晶莹剔透的红色液体送入口中。红发与皮肤上的绒毛在夕阳的余晖下镀上一层金色。克劳斯吞咽着酒液,喉结连续上下滚动,祖母绿的眼珠向下斜视,透过镜片盯着雷欧大睁的蓝色义眼。


雷欧咽了口唾液,僵硬地看着克劳斯把空了的酒杯搁置在桌子上,转过身面对他后退两步,俯身弯下腰与他视线平齐。


“克……”雷欧刚想开口说话缓和下往不对的方向发展的气氛,就被克劳斯伸出的食指抵住了唇止住了话头。“不要说话,雷欧纳多。”克劳斯压低声音,食指指腹从雷欧的上唇沿一直向下滑到下巴尖,点了一下后勾住了雷欧脖颈上的护目镜,开始向后退。


雷欧攥紧手里还一口没喝的高脚杯,顺着脖子上轻微的力道跟从着克劳斯后退的节奏向前迈步,直到他的老板的小腿碰到了沙发,然后顺势坐在沙发扶手上,勾着护目镜的手转换阵地搭在了雷欧的肩膀上,勾住了雷欧的脖子。


两人就这么对望着。雷欧心跳剧烈,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他从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克劳斯先生。应该说,他完全没想到克劳斯先生会调情,这个场景的稀有程度简直跟看到扎布先生害羞一样。而克劳斯只是看着他,除去现在这个诡异的姿势,克劳斯的表情跟平常没啥两样,严肃的如果下一秒说要准备战斗雷欧也完全不觉得奇怪。


“你不喝吗?”克劳斯终于开始动作,将另一只胳膊从雷欧的腋下穿过,圈住雷欧的上身,把他朝自己这边拉。雷欧闻言才从惊觉,拉回自己不知飘到哪的思绪,匆忙把已经染上体温的酒悉数送入口,还因为喝的太快而呛了几下,红色的液体从唇边溢了出来。雷欧刚要抬手擦,就感受到了凑上来舔舐嘴角的湿热柔软的舌头。


原子弹在雷欧的大脑中爆炸。


空酒杯掉落在沙发边缘,骨碌骨碌地翻滚到地上碰到茶几脚后停了下来。雷欧右手撑在沙发靠背上,摘掉克劳斯的眼镜扔在沙发的缝隙里,左手捧着眼镜主人的颧骨将舔舐变成了深吻。克劳斯向后滑直到沙发扶手夹在膝盖窝里,分开双腿让雷欧更好的前倾贴住他的上身,原本圈在对面人背部的手向下滑,宽大的手掌停在雷欧胯骨附近的布料。


雷欧逼迫自己冷静,但是,管他呢——天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就想这么干了。妹妹来的那次?还是说更早时候,克劳斯向他伸出手的瞬间呢?雷欧将舌头探入克劳斯口中,舌尖划过上颚,扫过下牙床,在下虎牙处停下来一寸一寸地打转。口舌纠缠,乙醇分子的气味在两人的口中互相交换。


直到雷欧将氧气都送出去了他才离开克劳斯的唇。雷欧半跪在沙发扶手上,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双手撑在克劳斯的肩膀上睁大眼睛看向他的老板。克劳斯耳根发红地平复呼吸,收回勾在雷欧脖子上的手,擦掉嘴角来不及咽下的唾液。


“偷取物件的情况,这种程度的色诱就足够了。”呼吸平静下来的克劳斯举起之前放在雷欧胯部的手掌。……啊?雷欧呆愣的看着克劳斯先生手指间夹着的他的手机,车钥匙以及200美元。


HOW?!雷欧难以置信地眨眨眼,震惊地接过克劳斯递还给他的东西,机械地揣回口袋里。“哦,哦……”“好了,起来吧。”克劳斯拍拍雷欧,捞起躺在沙发缝隙里的无框眼镜。


——就这样?


“等等,克劳斯先生。”雷欧听见自己说,“如果是口头的机密呢?”撑在克劳斯肩膀上的手滑到身下人的胸前,将红色的领带缓慢地抽了出来,“我有很机密的口头情报,”雷欧拽住领带,将克劳斯向前拉,“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


克劳斯睁大眼睛看着雷欧的神之义眼,开口想要说什么,但是又选择了闭嘴,红色从脸上蔓延到脖颈。“那……”克劳斯嘀咕着,收回手,解开了自己马甲的扣子。


TBC的几率是15%,END的几率是75%


评论(10)
热度(49)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