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血界战线】依旧是脑洞,ABO设定,史克CP的肉渣

雷者和好孩子看到第二条分割线就要关掉哦 有肉渣的cp是史蒂夫×克劳斯 


战场中央的克劳斯猛然蹲下身子。


是受伤了吗?!身处后方的雷欧神经一下子绷紧,刚跑上前几步,一股甜腻的葡萄酒味儿就包围了雷欧的感官细胞。


?!这是……?!雷欧停下来,后退了几步睁大义眼看向克劳斯。


啊,没错了。雷欧感觉自己的胃都绞在了一块儿。


他的老板,莱布拉的领导人,这位绅士,是个omega。


所幸刚刚在对战的血界眷属已经变成了十字架收藏品之一,危险已经消除了。雷欧看到离克劳斯不远的史蒂夫向前者跑过去,然后克劳斯,像个大型犬一样,缩进了史蒂夫的怀里。


雷欧懵了。直到扎布拎着他的衣领子把他和同样懵逼的杰特扔到他的小绵羊旁边雷欧才回过神来。


“不要像个白痴一样盯着看,”扎布鄙视的目光扫射着他拎过来的两个还处于傻愣状态的家伙,“你们两个是没见过omega吗?”


听到关键词,雷欧立马炸了起来,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的抓住扎布的衣服,连话都组织不好:“克劳斯先生他他他,真真真的是是是——噗咳咳咳咳——扎布先生你干什么!”雷欧松开手捂住自己被打了的后颈。“当然啊,闻到就明白了吧。”扎布的右手还保持着手刀的样子,“话说你不是应该能看到吗?真实性别。”


——————————————————


“我以为克劳斯先生一定是alpha的。”雷欧躺在莱布拉总部的沙发上。用手臂遮住眼睛挡住阳光。


“我也是。”对面沙发上坐着的杰特开口,无意识的盯着面前的茶杯。


“这可是HL。”扎布站在沙发旁边叼着雪茄,“你以为的多了去了。话说——”扎布转过身扣住杰特的肩膀,咧开嘴:“像你这种鱼也有这样的性别吗?”


“扎布先生你太失礼了!哪有这样就问别人的真实性别的?!”雷欧将手臂放下了翻身坐起来嚷嚷道。“有什么关系嘛,都是自己人。多了解了解有什么不好嘛。雷欧你呢?”


“……我是alpha。”雷欧小声说道。


……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扎布把自己甩到杰特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捧腹大笑。“你这个人,实在是太没有礼节了。”杰特嫌弃地看着疯魔一样的扎布,把靠近他那边的手臂都收回来一些。雷欧在对面恼羞成怒地皱着脸向扎布吼:“我知道自己不像!但是你那个反应也太过分了吧!”


“真是不好意思”扎布还有点喘不过气,抹掉眼角笑出来的泪水。“我看你哪里都不像不好意思。”雷欧愤愤地给自己倒了杯茶,看了一会儿茶的热气,开口道:“我以为克劳斯先生是alpha的。以成为克劳斯先生那样的alpha为目标……”“那你可以换个目标了。”扎布将双手枕在脑后,扭头调笑的看着雷欧,“比如换成跟史蒂夫竞争标记老板的资格这种目标。”


“What————————?!”雷欧脸红到了耳后根,说不上是老板没被标记还是牵扯到副官这两个信息哪个让他更反应不过来。没拿稳的茶杯溅出几滴茶在手上。


没管在对面脸红又手忙脚乱还在乱叫制造噪音的雷欧,扎布转回头再仰起头对上杰特的视线,开口问:“雷欧都说了,你呢,鱼类?”


“我……我不知道。”杰特移开视线,若有所思,“我到现在还没有分化出真实性别……或者说我可能没有真实性别。”


“嘁。”扎布咂嘴,皱起眉头。


——————————与此同时————————


“让我标记你?”将房门锁上后,史蒂夫把宾馆的房卡扔在床头,坐在床边看着蜷在床上抱着枕头汲取凉意的克劳斯。


“……不行。”克劳斯闷闷地声音从枕头后传来。


“我就这么一问。”史蒂夫叹气,烦躁地拉下领带。克劳斯的信息素让他感到舌干口燥,现在他的理智已经紧紧地绷成一条弦了。


“好了绅士,脱掉你的衣服,或者说我帮你脱。”史蒂夫边脱西装边强迫自己轻描淡写地说话,等他完事后耳尖地捕捉到身后悉悉索索地布料摩擦声,史蒂夫上下滚动了一下喉结,转过身去。


克劳斯全身上下因为发情期而泛着红,细小的汗珠挂在胸肌上,让那里看起来水涔涔的,几滴团结一致的汗珠汇集到一起,秉承着重力的召唤向下滑落流经形状分明的腹肌和人鱼线,消失在内裤的松紧带里。


哦,黑色。史蒂夫感觉有一个加速度很大的棒球棍正在前往劈向他紧绷的理智的途中。


而克劳斯本人正在解开勒在小腿上皮质的吊袜带的带子。带子下有红痕。


做好一切的克劳斯满脸通红地看向史蒂夫,又很快地移开视线。眼镜片的折射使得克劳斯眼角的生理泪水看起来更明显了。


天啊,这个家伙。史蒂夫在心里叹了口气,倾身向前将克劳斯压倒在铺开的被褥上,伸手将被克劳斯遗忘的无框眼镜摘下放到床头柜上,舔上克劳斯的下虎牙。


这个不怪他。史蒂夫向下伸左手,用手掌拖住克劳斯的胸肌,手指揉捏乳头,右手掌拖住克劳斯的头,大拇指划过红色的鬓毛。这两颗下虎牙,任谁都会想要舔一舔吧。史蒂夫想着,向着克劳斯口中探进舌头。


被夺取了氧气的克劳斯发出呜呜声,唾液顺着唇齿的交界处淌下,无意识中双腿缠上了史蒂夫的腰。


————————————之后他们就干了个爽———————————


第二天


“你醒了?感觉如何?”已经收拾妥当了的史蒂夫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一边看手机一边喝宾馆提供的咖啡,注意到床上的动静微微抬起头问克劳斯。


“不那么煎熬了。”克劳斯歪着头对自身状况进行了评估,掀开被子起身准备向浴室走去,“这次也麻烦你了……”克劳斯盯着地面没有看向史蒂夫的眼睛。


“乐意效劳。”史蒂夫目光随着克劳斯移动,面带微笑地看着克劳斯肌理分明的背后和腰窝间半干涸的白色液体,喝了口咖啡,开口:“你的眼镜在床头柜上。”


正在拧动浴室门把的克劳斯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光脚进了浴室。


—————————————


雷欧看着正在给植物浇水克劳斯先生,又看了看心情似乎很好的史蒂夫先生,没敢吭声提醒他的老板的衬衫领子下有个吻痕没遮住。


评论(12)
热度(49)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