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账号无法评论

 
 

【血界战线】一个脑洞,关于老板是狼人的AU

“老板呢?”踹开莱布拉准备搞袭击的扎布没找到袭击目标,转过头问在另一张桌子上写文书的副官。




“今天满月。”史蒂夫停下手上的工作喝了口咖啡,回答了一句后就继续工作了。




“嘁。”扎布走向沙发,把正在沙发上休息的雷欧拨到一边坐了下来,顺便把腿搭在了桌子上。




“喂你说一声啊!说一声我就会让开的!”被拨下沙发的雷欧抗议着爬起来,坐在沙发扶手上继续看手机。




听到这边动静的杰特靠近玻璃壁敲了敲,吸引了目光后开口问:“满月和克劳斯先生有什么关系吗?”




雷欧抬头眯着眼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每个满月的日子克劳斯先生就不会出现,后来也就不在意了。可能是有什么特定的活动吧。”扎布睁开闭着的眼扫了一眼雷欧,又看了一眼双手撑在玻璃壁上等答案的杰特,突然抱住脑袋蜷在沙发上,嘴里还嘟囔着类似于“我不想回忆”“我不知道”这样的话。




“噢~原来你们两个还不知道啊。”史蒂夫终于停下笔,双手交叠撑着下巴笑着看对面沙发上念咒的扎布,对上杰特的眼神回答道:“克劳斯是狼人,满月会变身的。”




……




“啥?!”雷欧和杰特惊地睁大了双眼,仿佛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一样的表情瞪着史蒂夫,霎时间整个屋子里静地只能听见氧气灌入水中冒泡的声音。




“有耳朵和尾巴哦。”史蒂夫笑得眯起眼。




“等等这不是重点吧!!”雷欧滑进沙发抓着扎布晃了起来:“扎布先生!!史蒂夫先生说的是真的吗!!”另一边杰特也从水中出来换上衣服过来了。




扎布依旧抱着头窝在沙发里面,不管雷欧怎么摇都不动弹,杰特撑在史蒂夫的办公桌上,支吾半天都不知道说啥,半天才憋出一句:“这个……是真的吗……?”




史蒂夫笑起来,半天才停下来带着气音说我干嘛骗你们,而雷欧明白扎布不会理他后坐在一边用手机谷歌起了狼人,杰特也凑到这边跟着一块儿看。




“诶——感觉好厉害啊……狼人这种生物,原来克劳斯先生就是吗,怪不得呢。”雷欧向下翻着手机页面,感叹到,杰特也点头表示同意。




“你是没见过满月夜变身了的狼人,那根本不是用可怕可以形容的。”扎布插过来一句话。




“他说的没错。”雷欧看向又开始写东西的史蒂夫,“你不会想在今天看到克劳斯的。”




“听你们这么说,我倒是更想看看了。”杰特摸着下巴说道,雷欧也点头表示同意。




“我劝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少年也是。”史蒂夫抬起头盯着两个人,眼神里的寒意让雷欧打了个冷战,缩了回去。扎布也在旁边帮腔:“今天的老板可是敌我不分的,小心连你和那只鱼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段时间里都没人说话,杰特和雷欧互相看了看,雷欧皱着眉头耸耸肩,杰特叹了一口气,准备出去逛逛。然而一站起身就看见扎布头猛的一低,接着就看见珍出现在扎布的头上。




“臭犬女!给我下来!!”扎布大喊大叫地想让珍从他头上下来,珍被甩出去后打了个滚对史蒂夫说:“接到情报说可能发现了麻烦,要去现场吗?”杰特听到珍这句话又从门口折了回来,雷欧站起身收起手机等副官做决定,扎布也安静下来。




史蒂夫叹了口气,皱着眉头系上领带说:“我联系下KK,今天克劳斯不在,大家都小心为上吧。”




所有人和KK在情报中提供的地点碰面后,KK提着装备扫了一圈问道,“克劳斯呢?”




“……满月。”发现没人出声后雷欧好心的回答了。




“麻烦了。”KK背上装备包,“我去找个狙击地点。你们小心。”




……




“糟糕了……”史蒂夫捂着胳膊肘上受伤的部位,咬紧牙说“是血界眷属,我们应付不来。”扎布嘁了一声,又攻击了一次被挡掉后,退回到史蒂夫身边,开口道:“就算雷欧那小子能看到血界眷属的姓名……老板不在,我们还是没办法彻底解决。……要叫老板来吗?”




史蒂夫抿着嘴面色阴沉,握紧拳又松开,“雷欧,让珍打电话给吉贝尔特,让他把克劳斯带来。”雷欧点点头,在杰特的保护下,边退后边给珍发短信说明情况。




珍接到短信后咬住下唇,僵了一会儿才打开通讯录翻到吉贝尔特。




“这里是吉贝尔特。珍,有什么事吗?”电话里传来老管家沉稳的声音,珍停顿了一下,说道:“遇到血界眷属,情况很危急,需要老板过来。”




电话那边也沉默了一会儿,老管家只是回答道:“马上入夜了,月亮就要升起了。”




“我知道!!”珍急了,“可是这边没办法脱身!史蒂夫扎布和杰特都负伤了,KK的弹药也快用完了,雷欧的眼睛就快到极限了……真的很需要老板过来!”




电话那边又沉默了,似乎是在做抉择。“我明白了,我会带少爷过来的,请将坐标发给我。”说完后便挂了电话。珍将他们的坐标发送过去后,松了口气,又捏紧了手机。




漫长的等待。得知克劳斯先生会过来后雷欧找了一处视觉盲点隐蔽起来,一边注意着战场上的情况,时不时控制一下无关人员的视野,一边不住地好奇起变身成狼人的老板。……到底有多可怕?




战斗机车的轰鸣声从身后传近,雷欧看着那辆炫酷的战斗车从身边驶过,义眼捕捉到头上长出狼耳朵的克劳斯先生……等等?!为什么克劳斯先生全身都被铁锁链捆着?!




还没来得及诧异,史蒂夫就向他这边跑,扎布拖着想看一眼老板的杰特跟在后面狂奔。“少年!还有更隐蔽的藏身点吗!!”史蒂夫逃命般地跑过来向着雷欧喊,“越远越好!!”“诶——!!!等一下!!克劳斯先生一个人没问题吗?!?!”话音还没落,就看见吉贝尔特把战斗车留在战场中心,在扎布的斗流血法的护航下也朝这边跑过来。




“等等?!为什么连吉贝尔特先生都跑过来了?!”“不想死就跑!”史蒂夫一把抓起还处于震惊状态的雷欧继续向后跑,等到所有人都躲在一处断裂的建筑残骸后面,雷欧探出头观察战场中央的情况:“为什么那个血界眷属这么久都不攻击我们……你们在干啥?!”雷欧转过头就看见扎布和史蒂夫在猜拳,杰特蹲在旁边看,还夹杂“这把不算”“三局两胜”这样的话。




“少年啊。”胜利了的史蒂夫呲着牙挪到雷欧旁边,继续开口:“狼人跟吸血鬼可是自古以来的死对头,刚刚那边应该是在释放灵压。”“灵压是什……唔”还没问完就被拧过头,被迫看着战斗车后座不断挣扎着的老板。“好好看着吧,臭小子和臭鱼。”扎布踏过掩体向前踏了几步,站立在月辉下,影子在身后摇曳,血刃在手中显形。“对血界眷属最强杀手锏,来自炼狱的野兽。”




话音一落,血刃抽成几条血锁链飞速向前,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切断了在克劳斯身上众多锁链。完成这些后扎布飞一样地就跳进众人的藏身处,趴在很兴奋的杰特身边捂着耳朵一脸要死了的表情。




愤怒的狼嚎声震破天际。




没人敢说话。就连刚开始很期待的杰特都被吓住了。所有人或多或少地都有些战栗。这是生物本能,对更强大生物的本能恐惧。




雷欧僵着机械地启动义眼,捕捉着战场中央的赤色野兽的身影。完全……是没有悬念的战斗。克劳斯先生他连指虎和拳套都没有带,只是……狼指甲?这是狼指甲吗?




“没错。”听到吉贝尔特的回答雷欧才惊觉自己把刚刚的问题说出口了。“狼人和吸血鬼,双方对对方来说都是致死的。”听到解释后雷欧转过头继续看着克劳斯战斗的身姿。




野兽。纯粹的野兽。雷欧惊叹一声。看着克劳斯只消几次攻击就将那个血界眷属的肉体撕成碎片,连心脏也都捏爆,重生也无法进行。还没等雷欧赞叹完,克劳斯转过头和雷欧的视线对上了。




雷欧心下一惊,向后缩退,冷汗从额头和背后留下,消失在衣料里。耳鸣中好像听到史蒂夫询问他是不是克劳斯在看这边,雷欧咽了口唾沫,回答道:“是的……视线对上了。”




“跑!”史蒂夫拎起雷欧的衣领往杰特那边一甩,开始下令:“杰特!保护雷欧逃走!扎布,过来抵挡克劳斯的攻击!吉贝尔特,准备锁链!”杰特接住雷欧后刚准备扛起来跑,结果咚的一声,克劳斯已经半蹲在雷欧前面蓄力准备攻击了。




所有事都发生在一瞬间,史蒂夫建立起的冰壁,扎布的血刃和杰特的血三叉戟都被克劳斯瞬间打破,而雷欧情急之下睁大义眼想要干扰克劳斯的视野,却发现克劳斯猛地停下了攻击,在他的义眼前发出了小狼崽一般的呜呜声。




……?




还是吉贝尔特最先回过神,直接甩出锁链依次扣住克劳斯的脖子,双腕和双脚,然后一拉脚腕上的锁链将克劳斯放倒在地。其他人也反应过来,跑到雷欧身边询问雷欧有没有哪里受伤,得知雷欧没事后史蒂夫扣住雷欧的肩膀,俯下身与雷欧的视线平齐,盯着他问:“少年,你做了什么?”雷欧被史蒂夫吓得后退了一步,转过头看着侧躺在地上被限制了行动的老板蜷着尾巴,头上的耳朵也向后抚平,依旧断断续续地发出呜呜声。




“我……我不清楚。”雷欧皱着眉头扶掉史蒂夫的手,向克劳斯靠近。察觉到有人靠近,克劳斯仰起头露出獠牙向来人示威,雷欧后退一步,停顿了一下,睁大义眼看向克劳斯,果不其然发现克劳斯停止低吼,藏起脑袋,又发出了小狼崽的叫声。




“……WOW.”史蒂夫发出感慨,“神之义眼居然还能收服狼人。”没管史蒂夫的揶揄,雷欧大睁着眼睛靠近克劳斯蹲下来,伸出手掌在克劳斯毛茸茸的脑袋前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安静了,扎布一脸吞了一只苍蝇的表情看着眼前的场景,史蒂夫闭上嘴静静地观察事情的走向,杰特也傻站在那里,吉贝尔特稍稍松开了手里紧握的锁链。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简直就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克劳斯渐渐停止了呜咽声,然后慢慢地把额头靠上了雷欧的手心,睁大眼睛看向雷欧的神之义眼。




红色的眼眸……雷欧表面上很平静的想着,后背的衣服其实已经快被冷汗浸湿了,满脑子都是平时克劳斯先生镜片下的绿色眼眸。一红一蓝的眼睛互相对视着。




……




第二天




昨天晚上实在是体力透支结果就睡到莱布拉总部沙发上的雷欧一醒来,就发现他的老板在对面的沙发上坐着。“诶诶诶诶——克劳斯先生!!”雷欧一慌张不小心从沙发上滑落摔到了地上。




“雷欧?!没事吧?!”克劳斯急急忙忙地过来把摔倒在地上的雷欧拉起来重新坐在沙发上。




雷欧摸摸后颈,朝着克劳斯尴尬地笑了笑说:“我没事的,谢谢克劳斯先生。”




“没事就好。”克劳斯确认雷欧没问题后,拿起茶几上的水壶给雷欧倒了一杯茶,然后递给了雷欧。




茶的热气蒸腾了一会儿,雷欧转过身看向克劳斯,打破沉默:“克劳斯先生,昨天……”




“很抱歉吓到你了!”突如其来地道歉把雷欧吓了一跳,对面的克劳斯像做错事一样低下头。“不不不这并不是你的错啊克劳斯先生!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克劳斯这才抬起头继续看着雷欧,面对自己老板小狼崽一样的眼神,雷欧感觉有点不太好。




“那个……与其说是害怕,不如说很好奇吧……”雷欧摸着下巴评价道,克劳斯歪头看着他。“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想再看一次呢。”雷欧笑起来。




然后雷欧就笑不出来了。




他的老板,克劳斯先生,那位绅士,在他面前乖顺地低下头,慢慢出现了狼耳朵,然后扭过身,将衬衫拉出来,露出尾巴。




这画面,太糟糕了。雷欧皱着脸想到,然后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摸上了还在抖动的狼耳朵。




“?!”克劳斯明显是吓了一跳,雷欧急忙抽回手道歉道:“对不起!很难受吗!?”克劳斯又抖了两下耳朵,回答道:“不,并没有。只是耳朵有些敏感……你摸吧。”




不,不妙啊。雷欧伸出手,抚上克劳斯两耳中间的头发,一下一下地顺着。而克劳斯身后的狼尾巴也在欢快的摆动着,昭示着主人的心情。




太不妙了————!!!这样实在是——!!好可爱啊!!!雷欧在心里流泪呐喊。




而端着马克杯的史蒂夫一推开大门就看到这样的场面。然后冰雪副官黑了脸。






好多想写的没写出来……比如老板的红眼是采用了头狼的眼睛是红色的这个设定,后面想写老板脸红的但是我意识到我在写无CP……

评论(1)
热度(54)

© 久我炎 | Powered by LOFTER